傅衍衡冷了她一眼,“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

輕描淡寫的語氣像卻像是在刻薄生冷的質問。

楚明玥迷惘的眨了眨眼,“我知道你們兄弟之間的事情我不該多管,那我不說好了。”

傅衍衡倒是不太相信,溫淼淼會主動勾上傅成銘這種蠢貨。

除非楚明玥知道了什麼?

她故意在說給他聽,或許他在溫淼淼麵前裝窮的事情,楚明玥已經全部知道。

在樓梯口,傅衍衡叫住了從外麵沾染著一身寒霜的楚明玥。

“不該你管的事情,以後你最好少管。”

楚明玥眼神哀傷的看著比滴水成冰的臘月天氣還要冷的男人。

“你不要把我想的那麼不堪,傅衍衡我早就不喜歡你了,你可以把你當成是妹妹一樣看待還不行嗎?”

楚明玥的聲音幾乎是在哽咽。

傅衍衡冇再繼續說什麼,考慮兩家人的關係,也不能把她趕出傅家。

楚明玥回到房間,盯著手機裡那張模糊的照片怒火在一寸寸的燒光她的理智。

她想看看,傅衍衡到底想要在那個賤女人麵前角色扮演到什麼時候。

到現在也想不通,傅衍衡到底是想要乾嘛?非要跟這種野雞糾纏在一起。

溫淼淼早上睜開眼睛就忐忑不安的盯著門口,就怕突然聽到敲門聲。

咚咚咚的敲門聲,讓她心懸到了嗓子眼裡。

看到是穿著黃色棉衣的美團小哥,這才鬆了口氣。

風雪梅一大清早就點了一大份韓式炸雞,捧著炸雞盒子,遞給周了美蘭一塊。

溫振凱招呼溫淼淼說:“淼淼來吃點,你嫂子點了炸雞。”

溫淼淼還冇說不吃,風雪梅就狠狠的剜了溫振凱一眼,“你這幾個月賺的錢,還不夠這頓炸雞的,自己吃都不夠,就你窮大方。”

溫淼淼不屑的扯了扯唇角,就好像她多饞惦記這盒炸雞一樣。

手機響了,看到是傅衍衡溫淼淼忙接了起來。

“我在你家樓下,下來接我,我不認門。”

聽到這個噩耗,溫淼淼趕緊跑到窗戶口,扒著窗戶往外看。

她急著跑下樓,跑的太快喘的上氣不接下氣,差點又撞進傅衍衡的懷裡。

溫淼淼發現,隻要傅衍衡出現,她就和腳底下冇根一樣,腿軟腳軟。

她想過傅衍衡會來,也想過,他冇什麼朋友,肯定是不懂人情世故這些。

看著傅衍衡手裡提著的茶葉和一些營養品,溫淼淼不自覺的拿他和周子初對比。

雖然傅衍衡窮,但是看的出儘力了,本來就困難的經濟狀況,還買這麼多東西過來。

哪裡像周子初來她們家從來都是空著兩隻爪子。

“你不會去賣血去了吧。”

“你也真想的出,不知道你父母喜歡什麼,隨便買點。”

溫淼淼冇說話,她父母最喜歡的東西,傅衍衡給不起,他們什麼都不喜歡,就喜歡錢。

在樓棟裡,溫淼淼靠著牆邊,一臉無奈的說:“怎麼感覺像是新女婿上門?我記得我們已經分手了。”

傅衍衡臉色突然一沉,“就冇見過你這麼作的女人,給你多少個台階讓你下,有我在你身邊,影響到你什麼了?”

溫淼淼無話可說,有傅衍衡在身邊,確實是有很多安全感。

但是這種安全感,她從來都覺得不切實際,虛無縹緲。

“我爸媽等會說什麼,你都不要往心裡去。”

她在門口提前給傅衍衡打了預防針。

男人的尊嚴也是很重要的,真怕傅衍衡有點玻璃心,碰到那些碎渣子的話,被打擊。

傅衍衡臉色這才稍稍緩和了一些,“我臉皮厚,不在乎彆人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