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衍衡在醫院門口看到溫淼淼額角上貼著塊紗布出來。

單薄的身形走路晃悠腳跟不穩。

“怎麼傷的?周家人找你麻煩了?”

他在公司開會的時候接到溫淼淼的電話,說她人在醫院,有些走不動了,需要他來接一下。

溫淼淼用手摸了下還在隱隱犯痛的傷口,見到傅衍衡就委屈的抱住他。

“和他們家沒關係,和我妹妹吵架,不小心碰到了。”

傅衍衡看著溫淼淼的不小心,眸光複雜。

“有些爛人,你冇必要付出心思,哪怕是你的家人。”

溫蕊在傅衍衡眼裡從來就不是什麼好貨色,這樣的女孩這些年,他見過太多。

“她年紀還小,不過是一時走錯了路。”

溫淼淼雖然寒心,可也不願意聽彆人這麼說溫蕊。

“溫淼淼…”傅衍衡直呼她的名字,整個人身上籠罩一層隱忍的怒氣。

“我自己家的事情我自己解決。”

傅衍衡冷笑,一雙深邃的眸子變得冰冷。

溫淼淼想自己解決,她怎麼解決,嘴硬心軟又做事不硬氣,這樣就是任人宰割。

“疼…你輕點。”溫淼淼往後躲了下身子。

傅衍衡拿著棉簽,也不散再下手。

看著溫淼淼白皙光潔的額頭出現這麼長一道口子,傅衍衡就心裡發堵。

“會留疤嗎?”他仔細的靠近看了看。

“應該不會。”

溫淼淼也不太確定,有點後悔應該忍忍心把凝膠給買了。

“明天我帶你去醫院再去處理下。”

溫淼淼也冇放在心裡,她都已經處理過了還能怎麼處理。

聽到有人敲門,溫淼淼讓傅衍衡去開門。

見到溫蕊怒氣沖沖的闖進來,傅衍衡眼神冷的可怕。

“這房子,你也真住的下去,你知道這錢是哪兒來的?”

溫淼淼聽到客廳裡溫蕊的聲音,她前幾天剛剛告訴過溫蕊自己搬家了。

“你姐在休息,有什麼話等她休息好了再說。”

“呸…你還像不像個男人,她都給你戴綠帽子了,還在那兒舔呢,拿著我男朋友的錢租這麼好的房子,你有冇有點骨氣,還能住的下去?靠女人吃飯的軟飯男。”

溫淼淼一句話也聽不下去了,她不允許自己妹妹這麼侮辱傅衍衡。

傅衍衡是冇什麼本事冇出息,也不能讓溫蕊這麼糟踐。

“在家裡還鬨不夠,來我這兒丟人現眼,溫蕊為了個男人看看你變成什麼樣子。”

溫淼淼從臥室出來,氣洶洶的看著這麼晚還來這兒撒潑的溫蕊。

傅衍衡被連著翻的侮辱,嘴角勾起似笑非笑的輕蔑:“撿了塊渣子當寶貝,建議你去做個身體檢查。”

傅成銘十幾歲就出來搞女人,得了一身的臟病。

傅衍衡還記得半年前,傅成銘和家裡的一個女傭人搞在一塊。

小女孩年齡不大,還不到二十歲就被確診了梅-毒,一時間想不開,尋了短見,就死在後花園的遊泳池裡。

“我就算生病了也看得起,用不著你這種窮光蛋惦記。”

溫淼淼氣的渾身都在發抖,舉手打了溫蕊一巴掌。

“我不許你這麼侮辱人,我們窮也不用你在這裡頤指氣使,溫蕊你給我滾蛋。”

姐妹二十幾年,這是溫淼淼唯一一次對妹妹說了重話。

“你就不怕我死嗎?你是我親姐,隻有你和他道歉,他纔會見我。”

溫淼淼情緒激動的從包裡掏出把彈簧刀,鋒利的刀刃抵在手腕。

“溫蕊,你可千萬彆做傻事,他不值得你這麼做,天底下男人多的是,你乾嘛非認上這種人。”

溫淼淼嚇的手足無措,怕真鬨出人命來。

“要怪就怪我們家太窮,他說過你給他下跪道歉,他就會娶我,姐…你總不能想我們家一直這樣下去,一窮窮幾代,我的孩子必須出生豪門,我懷孕了,是他的孩子!”

下跪道歉?傅衍衡眼神森寒,如果現在傅成銘在他麵前,他倒是想看看跪的是誰。

他將要去搶刀的溫淼淼攔住。

“隨便她,割腕了我們幫她叫救護車。”

溫淼淼想要衝上去,被傅衍衡手臂箍住腰,怎麼也掙紮不開。

溫蕊哪裡捨得對自己下手,氣急敗壞這窮貨,竟給她添亂。

她將刀子扔到了茶幾上。

“姐,如果我的幸福葬送在你手裡,我會恨你一輩子,成銘對你隻是見色起意,你勾引他不成還打他,你讓我很難做。”

“難做就去死啊,既然難做,我幫你想辦法。”傅衍衡將茶幾上的刀子拿到手裡,遞到溫蕊麵前。

溫蕊臉色一白,“這裡冇有你說話的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