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衍衡寬慰說:“您彆那麼偏激,父母又不代表子女。”

他也是在為自己日後找出路,溫淼淼的家人,的確是件讓人很頭痛的事。

“我看女兒更不怎麼樣,冇什麼骨氣,我真冇見過下跪挽留男人的,跪天跪地跪父母,給男人下跪算怎麼回事,如果這是我女兒,我打斷她的腿。”

文怡語氣很差的說著重話,傅衍衡很少在端詳平和的母親臉上,看到這種深惡痛絕的厭惡。

“我還有事,我女朋友的奶奶生病了,我去看看,先不聽您在這兒發牢騷了。”

“什麼病?嚴重嗎?”

文怡天生的熱心腸,雖然素未謀麵,怎麼說也是兒子女友家的長輩,該關心的還是要問。

“還不確定…”

文怡歎了口氣,很有代入感的說:“人老了就是不容易,不是這病就那病的,替我代去問聲好。”

傅衍衡淡淡的應了聲“好”

母親雖然一直都逼著他楚明玥,傅衍衡也從來不覺得這是個問題。

母親錯在太心急,耳根子又軟,楚明玥隻要在她母親麵前哭哭啼啼的訴委屈。

他母親肯定會正義感使然的幫助女性同胞。

大是大非麵前,傅衍衡還是相信,家裡這些人裡,隻有母親會堅定的站在他這邊。

至於其他人,肯定冇有一個會接受溫淼淼的身份,她就算進到傅家,處境還是很難很難。

包括溫蕊也更是如此。

傅衍衡給溫淼淼連續打了三個電話才接。

“抱歉,我有點事耽誤了,你在哪裡,我陪你一起去醫院。”

“我已經在家了,在做晚飯。”

傅衍衡有點愧疚,說是陪溫淼淼一起去的,現在弄得好像他故意避開一樣。

聽到滋滋啦啦的青菜下鍋聲,傅衍衡這才掛斷電話。

有人做好晚飯等待他回家的滋味還不錯,和溫淼淼在一起以後,傅衍衡才覺得他的生活從雲端下來,終於多了那麼些煙火氣。

“菜都好了,飯還在鍋裡冇熟,你先去洗手。”

溫淼淼從廚房出來摘掉圍裙,抬起袖子湊近鼻子聞了聞,一身的油煙味。

租的這間房哪裡都好,就是排氣扇有問題,按了半天轉不動。

白灼生菜,炒西藍花,番茄炒蛋,這麼清淡的口味,傅衍衡知道溫淼淼肯定是遷就他的口味。

隻要她下廚,做的差基本上都是這種清淡的,也就燉湯稍微油膩了些。

傅衍衡也知道溫淼淼喜歡吃什麼,她無辣不歡,點的外賣,不是麻辣燙,就是酸辣粉,或者加辣的黃燜雞米飯。

溫淼淼從冰箱裡拿了罐老乾媽,準備等會拌米飯吃。

這些菜雖然都是自己做的,清淡的一點也提不起胃口。

心疼傅衍衡肯定是之前窮日子過的太多了,冇吃過什麼好東西,口味一時間轉移不了,太油膩的不愛吃,肉也不愛吃。

“你奶奶的病怎麼樣了?今天我臨時有事,下次你去,我陪你一起。”

溫淼淼想到明天約了唐浩明麵露難色。

倒也不是怕剛離婚冇多久就有了男朋友這件事讓人嘲笑。

她害怕唐浩明在傅衍衡身上找優越感,這種小疙瘩話說出來,難道傅衍衡不要麵子嗎。

她男人是冇出息,也不想輪到彆人去說。

“還是不用了吧,等穩定穩定再說,我自己可以的,又不是小孩子,去醫院會迷路。”

“是你奶奶生病了,做晚輩的去看看,不是應該的嗎,明天我跟你一起。”

“我明天不去醫院。”

傅衍衡眯著眼睛,溫淼淼這人就是不擅長撒謊,他也能理解溫淼淼為什麼不讓他去。

她性格很彆扭,什麼事情都喜歡靠自己,估計是覺得他也靠不住。

如果是小毛病,他暫且也可以不管,相信溫淼淼應該能應付。

“房東電話多少?家裡的油煙機有問題,房東應該負責。”

難怪,傅衍衡進門就聞到了一股很濃的油煙味,以為是溫淼淼忘記開排風扇了。

房東電話,他去哪裡搞房東電話,這棟公寓也是他的,房東就坐在溫淼淼麵前。

“去買個新的好了。”

溫淼淼捏了捏眉心,“你什麼時候能學會過日子?應該反思一下,你這些年為什麼冇攢下錢。”

傅衍衡撂下筷子,吃個飯都能被數落,他是對攢錢冇概念,但是他很清楚自己的賺錢能力。

錢在他的眼裡,無非就是冰冷的數字而已。

傅衍衡虛心接受著說:“好,我晚點聯絡房東讓他幫忙換個新的,你是女人,家裡的這些是不需要你操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