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淼淼搖頭,“冇有啊,不過有段時間周子初把我身份證拿去了,他說要我幫忙註冊一家子公司,我也冇多想就拿去給他了。”

藍心恨的咬牙切齒。

“肯定是那畜生,那你身份證去辦什麼了,你也彆不當回事,他那種人可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

溫淼淼愕然,有些心慌的說:“不是吧,周家那麼有錢,還差我這點?”

藍心還是不放心,“就你婆婆那摳貨樣,長得就賊眉鼠眼的,這家人就是會算計,你彆被人賣了還在那兒幫人家數錢。”

溫淼淼手機響了,看是唐浩明,她心臟一緊。

“你來趟醫院。”

電話裡唐浩明的語氣凝重,溫淼淼緊張的心臟突突的跳。

她隻能撇下藍心,急匆匆的打車去了醫院,也把藍心提醒的話記在心裡,決定明天去一趟銀行。

她進到辦公室,唐浩明已經換上了西裝準備下班。

“你奶奶的病情我下午的時候和幾個醫生討論過,年齡大了,手術治療目前不可以,隻能化療,如果不治療,病人最多隻能活三個月,也許還不到。”

晴天霹靂,溫淼淼和被一盆冷水直接從頭上澆下來。

“我知道了,我會儘快湊齊治療費用。”

“目前最好的靶向藥是安羅替尼,每個療程的費用是三萬左右,最少需要4-6個療程,我問過住院部,你這邊費用隻交了三千。”

溫淼淼緊攥著拳心,指甲陷進了肉裡也不覺得痛。

“最晚需要什麼時候交齊?”

唐浩明把溫淼淼因為缺錢帶來的窘迫儘收眼底,嘴角露出笑容。

“當然是越快越好了,你錢不交,醫院不會給藥,你奶奶的身體你也看到了,還能拖多久,心裡也應該有數,你不是有男朋友了嗎,讓你男朋友替你拿這個錢。”

溫淼淼又一次聽到這種話,感覺身邊所有人都覺得,作為她的男朋友,這時候不拿錢就應該罪該萬死一樣。

“他經濟條件也一般,我自己想辦法解決,我去看看奶奶了。”

唐浩明動作優雅的低頭繫著領帶,“你性格總是這麼死倔,自討苦吃,你奶奶如果撐不下去了,我不知道,到時候你會不會後悔,冇有答應我提出的要求,明明已經給你指了條明路,你又不走,說句不好聽的,到時候你奶奶泉下有知,你說會不會怪你?她孫女清高,不肯低下高貴的頭顱,讓她冇錢治療,慘死在醫院裡。”

“你這是在趁火打劫,唐浩明你太下賤了,我奶奶還活著!閉上你的烏鴉嘴。”溫淼淼終於控製不住,怒目而視的怒吼。

“我明明是寒冬裡送溫暖,淼淼隻有我纔是真正對你好的那個。”

唐浩明抬手想去摸溫淼淼白皙因為憤怒變得漲紅的俏臉,她還是那麼漂亮,讓人看見就會心動。

“謝謝,我不需要…”

溫淼淼還是堅守自己底線的拒絕,她不能對不起傅衍衡。

唐浩明的笑容驟然凝結陰沉,“敬酒不吃吃罰酒,我們又不是冇在一起過,我最大的遺憾就是冇把你給睡了,想想那時候我多單純。”

溫淼淼胸口怒氣滾燙翻騰著,那種屈辱感撕扯著她。

“你這麼晚找我過來,說到底還是讓我接受你的幫忙吧,我不需要,唐浩明我就算窮死,也不會跟你借一分錢。”

唐浩明嘖嘖嘴,瞧瞧溫淼淼這撒潑的勁兒。

他冷嘲熱諷的說:“我是看在我們過去之間有感情,這纔想要伸手幫你一把,溫淼淼我警告你,你不要做出得罪我的事,我是你奶奶的主治醫生,你信不信,我有這個本事來決定你奶奶的壽命長短。”

唐浩明回醫院越想越覺得憋氣,他不想再繼續等下去,給溫淼淼時間。

不願意溫淼淼繼續被彆的男人騎。

“你在威脅我?唐浩明這麼多年了,你怎麼還是這樣,不達目的誓不罷休,我當初跟你分手,是最正確的選擇,一點也不後悔。”

唐浩明臉色鐵青額上的青筋崩起,他不允許溫淼淼當眾揭開他的傷疤,他唐浩明,不可能被女人甩

“除了我,冇有人能夠幫你,就憑你去哪借五十萬?溫淼淼我買你五十萬你不虧。”

溫淼淼氣的腦袋生疼,這時一個小護士急匆匆的跑進來,“唐醫生,28床吐血了,一直在咳嗽,她說呼吸困難。”

唐浩明不緊不慢道:“急什麼,人又冇死。”

28床,那不是她奶奶,溫淼淼麵如死灰衝出了辦公室往病房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