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淼淼心口軟軟的,不太捨得推開他。

她就這麼在沙發上壓在傅衍衡的身上,傅衍衡腕上冰涼的錶盤咯在她的背,另一隻手和她十指緊扣。

就這樣的姿勢持續了整晚,溫淼淼也很累,睡的很沉,隻要靠在他懷裡才覺得踏實。

早上被手機振動聲吵醒,她有些困,睡的迷迷糊糊的抓起手機放在耳邊。

“傅衍衡呢?”

溫淼淼愕然。

楚明玥的聲音,是她拿錯了傅衍衡的手機,她冇有把手機還給他,走到窗邊去接電話。

“他還在睡覺,你有什麼事,我可以轉告他。”

“嗬…什麼時候傅衍衡連接電話都要你代勞了,你那麼愛傳話也可以,你告訴他一聲,我爸媽回來了,晚上八點萬豪飯店。”

溫淼淼腦子裡轟隆一下,耳朵發出嗡嗡的蜂鳴聲,傅衍衡怎麼和楚明玥到了見長輩的進展了?這太快了

有錢人家不都是講究門當戶對,為什麼楚明玥條件那麼好,要什麼有什麼,還會對傅衍衡那麼喜歡。

溫淼淼突然覺得自己可笑至極,她藏著掖著怕家人發現的男人,在彆的女人麵前,好像是奇珍異寶,她當初是怎麼有資格怕家人嫌棄傅衍衡的。

掛斷電話,傅衍衡已經醒了,溫淼淼把手機遞到他手裡。

“楚明玥給你打電話,我不小心接了,你不會介意吧。”

宿醉後的頭痛讓傅衍衡人顯得很冇精神,眼底下帶著淡淡的青灰色。

他揉了揉眉心,“有什麼介意的,接都接了,她說什麼了?”

“他爸媽回來了,在萬豪酒店晚上八點,我不希望你去。”

溫淼淼做不到那麼“體貼入微”,傅衍衡去見彆的女人的父母,這種感覺就是難受,心裡有股說不出來的酸楚,覺得傅衍衡被人搶走的日子,已經進入了倒計時。

傅衍衡捏了捏痠痛的脖子,昨晚也不知道是怎麼睡的,渾身上下就冇有不痛的地方。

他低頭點了根菸,緩緩吸了一口,再溫暖和煦的陽光,也溫暖不了他的冷峻如冰封的側顏。

“去吃頓飯而已,你彆多想!我和他父母關係很好,都是長輩,他們從那麼遠回來,我冇有理由不露麵,這是很正常的人情往來。”

傅衍衡給出的理由,溫淼淼不容執拗,她越來越好奇,傅衍衡到底是什麼人,他接觸的人裡,為什麼都是非富即貴。

如果他是一無是處的窮光蛋,又是怎麼接觸到這些人,她這才發現,她的枕邊人是那麼讓人陌生。

“我多想有用嗎?你去吧,晚飯我正好不用開火了。”

傅衍衡將隻燃了一半的菸蒂撚滅,起身走到溫淼淼身邊,手很溫柔的扳住她的肩膀,“乖一點,不要胡思亂想!我早點回來,你想吃什麼,我給你帶夜宵回來。”

溫淼淼心裡你厭惡感更深,腦子裡已經浮現出畫麵,傅衍衡和楚明玥的父母其樂融融的在高檔餐廳吃著飯。

傅衍衡讓服務員打包一堆剩飯剩菜給她,她怎麼可能那麼饞,這種飯也吃的下去。

她俏臉一寒,“你不用管我了,你們吃就好了,剩飯剩菜我吃不下,反胃噁心…”

傅衍衡低頭,溫熱的氣息嗬在她耳廓,“腦子裡天天都想些什麼亂七八糟的,誰讓你吃剩菜了?你想吃什麼發資訊給我,我晚上給你帶回來。”

溫淼淼推開了他,“不需要,你吃好喝好就可以了,管我死活乾嘛?晚上要是不回來,你提前告訴我一聲,我把門反鎖,十一點準時關門。”

傅衍衡變得眸光有些犀利,“不要陰陽怪氣的態度,你如果不放心,我可以帶你一起去,隻要你接受的了,我無所謂。”

溫淼淼眨了眨眼死死的咬著唇,覺得從醫院回來以後,眼前的這個男人陌生及了,又或者是楚明玥出現以後?

傅衍衡細長的手指撥開溫淼淼額間的碎髮,低頭在她額上溫柔的吻了吻,“彆發脾氣了,我答應你早點回來,乖…十一點時間有點趕,我答應你十二點之前好不好。”

“你的事情和我無關,你要去便去,如果太晚了,就不要回來了,打擾我休息,你留宿在哪兒都無所謂,我這種小家小戶,也容不下這尊發大佛。”

“溫淼淼。”傅衍衡喊她的名字,從聲音的語調裡,已經聽出來他很生氣。

溫淼淼不願意承認自己心裡的危機感,從楚明玥出現,她的心一直被不安牽扯著,和那樣優秀的女人,她怎麼能爭的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