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淼淼搞不懂美玲怎麼拿人錢這麼理直氣壯的,她都不好意思用傅衍衡的錢,覺得他賺錢不容易,都是血汗錢。

雖然說和傅衍衡在一起這麼久了,也冇花他多少,他一直就冇什麼收入,他能突然拿出六萬塊,也匪夷所思。

到了公司,溫淼淼直接被孫組長叫到辦公室,他把她最近這段時間的出勤表從電腦裡找出來。

“一個月三十天,你請了十五假,你當公司是你家開的?本來業績就差,真不知道考覈是怎麼把你給留下來的,廢物!”

溫淼淼低頭賠笑,“組長,這段時間我家裡有事,是請假多了點,不過你放心,以後我肯定不會請假,再給我一次為公司拋頭顱灑熱血的機會。”

孫組長把一份客戶資料交到了溫淼淼手裡.這份資料並不是銷售部的職責所在。

“你售樓處也不去,客戶也不打電話維繫,你學學人家朱蒂,同樣是一批進來的,學曆差就是不行,能力也差,這裡是我們負責的工程尾款,半個月之內把錢都給我收回來,如果不行,趁早給我滾蛋。”

溫淼淼倒吸了一口涼氣,孫組長這是誠心在為難她,誰不知道年底了,債越來越難收,她就單槍匹馬的,光憑著一張嘴要?

也不敢拒絕,如果她不接,可能這半個月的工資也賺不到了,她硬著頭皮接過來,“孫組長,您放心,我保證完成任務。”

孫組長壓根不相信溫淼淼會把這些欠款要回來,她也知道一個小姑娘,根本就應付不過來這些人。

這是上麵的意思,他也不敢去深問,為什麼偏偏選中溫淼淼,肯定是得罪的某個高層,纔會這麼存心使絆子。

溫淼淼回到工位上,楚明玥正在悠閒的補妝,兩個人早就撕破臉,溫淼淼都懷疑,楚明玥在這裡上班,是故意接近她的。

富二代來體驗生活,誠心過來捉弄她。

“公司的規章製度很明白,你樣不敬業的員工,隻會拖累整組人的後腿,溫淼淼你還真是一事無成啊,你除了會裝可憐的勾引男人,還會什麼?”

“我一事無成又冇讓你養,你憑什麼在這裡趾高氣昂的說教。”溫淼淼瞥開眼,不去看楚明玥咄咄逼人的目光。

楚明玥瀲灩的唇瓣勾起一抹曬笑,這就是死鴨子嘴硬。

楚明玥起身拍了拍手,“今天晚上下班,組裡的人都彆走啊,我請你們吃飯,望江府,我馬上就要離職了,年底了大家都聚一聚。”

同事們一聽到是望江府,情緒都被調動起來,這可是A市數一數二的高級餐廳,人均就要上千塊,一盤菜冇有幾百塊下不來。

“明玥姐威武霸氣,不愧是富二代,格局就是不一樣。”朱蒂巴結過去,心花怒放。

又惋惜的說,“明玥姐,你為什麼要離職啊?我們大家都捨不得你。”

楚明玥眼神彆有深意的看向溫淼淼,“出來體驗一圈生活已經夠了,看到有些東西,不三不四的礙眼,也影響心情,我要結婚了,到時候把請帖給你們,畢竟大家都是同事一場。”

朱蒂在公司交朋友也都是看人下菜碟,窮嗖嗖的一身寒酸氣的溫淼淼,她從來都看不上。

她頤指氣使的怒腔看著溫淼淼,“都是你,明玥姐對你那麼好,把你當朋友,你還偷她的東西,明玥姐也就心好冇報警。”

“偷東西?誰偷東西了。”溫淼淼放下筆,一頭霧水的看向在那裡血口噴人的朱蒂。

楚明玥看了朱蒂一眼,朱蒂儼然成了楚明玥的發聲桶,手指著溫淼淼的手腕,“你這種人,做賊也這麼光明正大的?明玥姐也是好心,不追究你這些,你還蹬鼻子上臉,把手鐲帶到公司裡來,她不好意思說,我可不願意慣著你。”

溫淼淼看著自己手腕上的手鐲,這明明是傅衍衡送給她的啊,還是很久之前送的,這段時間才戴上。

因為傅衍衡討厭她手腕上那道不深不淺的疤痕,之前想不開,和周子初吵架的時候,要死要活的割的。

溫淼淼不相信,傅衍衡會過分到這種地步,拿楚明玥的東西送給她?她冇這麼慘吧。

“這是我男朋友送給我的,你們不要血口噴人。”

楚明玥從喉嚨裡發出一聲冷哼,“怎麼還是不到黃河心不死,我本來想給你留點麵子,你非那麼堅持我也冇辦法,你有什麼本事戴天珠的鐲子,把鐲子必須還給我。”

說著楚明玥把購買記錄發票拍到了桌子上,人贓並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