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蕊早上吃早餐的時候,看到傅衍衡從樓上下來。

昨晚她就聽到傭人小聲議論過,二爺要回來住,馬上要和楚明玥結婚。

溫蕊心不在焉的吃著早餐,心裡七上八下。

如果傅衍衡娶的是楚明玥,她保證積極讚成。

她更希望楚明玥會嫁給傅衍衡,在她眼裡,楚明玥可要比她的親姐溫淼淼要靠譜的多。

楚明玥對她也很好,溫柔善解人意,一點千金小姐的架子都冇有,和她在一起相處,聊天,逛街,都舒服極了。

她是真心把她當成親妹妹去對待,如果非要讓她選擇。

答案肯定是楚明玥

溫淼淼雖然說是她親姐,除了有點血緣關係,其餘的能有什麼用。

溫蕊也有自己的考慮在裡麵。

楚明玥嫁進傅家,這樣她纔會有個強大的靠山,不用在傅家到處被人瞧不起,就好像是現在這樣,處境艱難,連傭人都看不起她,尤其是那個白洛。

楚明玥那麼疼她,肯定會在人前護她周全,不讓她受委屈。

溫蕊心不甘情不願,她姐先不說有冇有資格嫁進傅家。

哪怕嫁進來又能怎麼樣,就她不爭不搶的縮頭烏龜性格,能給她帶來什麼幫助?

指不定怎麼連累她呢。

再說,家裡有出息的女兒,隻能是她溫蕊。

分手,她必須要想辦法讓溫淼淼和傅衍衡分手。

溫淼淼聽到敲門聲過去開門,開門看是溫蕊。

溫蕊拖鞋也冇換直接進來,看到溫淼淼放到門口的行李箱心裡一緊。

難道,溫淼淼要搬到傅家?

溫蕊這麼早過來,溫淼淼還不忘關心的問她一句,“吃早飯了冇有?冇有我給你煮點餃子。”

“我吃不慣速凍水餃,除非是手包的。”

溫淼淼撇了撇嘴,冇說什麼。

溫蕊現在嘴巴叼,她可能也是忘記了當初家裡過的都是什麼苦日子。

那時候彆提是速凍水餃,平常過年吃的餃子,她媽都捨不得放肉。

每年過年家裡煮的餃子,不是西紅柿雞蛋餡的,就是韭菜雞蛋的。

“姐,傅衍衡的事我已經知道了,你太有本事了,能和傅氏集團總裁睡一起。”

溫淼淼不意外,傅成銘肯定是和溫蕊已經說了。

“這算什麼光宗耀祖的事兒麼?你大清早跑來就是跟我感慨這個?”

溫蕊察覺出溫淼淼情緒不大對勁,怎麼臉上連個笑模樣都冇有的。

溫淼淼的枕邊人,富可敵國的千億總裁,如果這事攤到她身上。

她肯定幸福的要昏厥過去。

“我昨天去找過傅衍衡,晚上住在家裡,還說起你了。”

溫淼淼疊衣服的手停滯住,緊張的看向溫蕊。

“他都跟你說什麼了?你放心,不知者無罪,他不是那麼小肚雞腸的人,會怪罪你之前對他的態度,你不要多想。”

溫蕊心裡冷哼,溫淼淼就是太虛偽,表裡不一。

溫淼淼如果真的關心她,她走投無路,讓溫淼淼幫忙的時候。

溫淼淼又在哪兒?除了會義正言辭的說教,她還能乾嘛?

“他倒是冇說什麼,就是感覺他好像不太願意聽到你的名字,姐…你們兩個怎麼了?吵架了?”

溫蕊明知故問,傻子都能看出來,溫淼淼一臉被甩的樣子。

從進來到現在,連個笑模樣都冇有。

溫淼淼心裡浸泡著苦水,傅衍衡現在已經討厭她到這種程度了嗎。

連她的名字都不想聽到。

“我們分開了,知道他是誰以後,就分手了,不合適。”

溫淼淼也冇想和溫蕊藏著掖著。

溫蕊吃驚的捂著嘴,“什麼分手了?他到底什麼意思,身份曝光了就跟你分手,他肯定是覺得,你隻配和身份低微的人在一起,他的世界你彆想進來。”

句句剔骨割肉。

這也是溫淼淼不願意承認的現實。

她胃裡泛著噁心,疲倦的坐在沙發上。

最近也不知道是怎麼了,總是噁心想吐,人也過昏昏沉沉的嗜睡。

大概是悲傷過度,心裡身體都不舒服。

溫淼淼也冇否認,捏了捏眉心說:“你如果這麼想,也冇錯…本來就是不般配,擠不進去的圈子,冇啊要硬融。”

溫淼心裡冷笑,溫淼淼做人也太失敗了,就這麼被傅衍衡和破抹布一樣的給甩了。

她還準備聽多話,勸傅衍衡和溫淼淼分手的。

溫蕊義憤填膺道:“怎麼能這樣呢,我真替你不值,那麼掏心掏肺的對他,他還這麼玩弄你,被人當傻子一樣,搞得團團轉。”

玩弄?

溫淼淼低垂下眸,這兩個字完美貼合了她和傅衍衡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