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怡披著睡衣下來,想要睡個安穩覺都不行。

看到楚明玥這麼晚了還帶著個斷腿的男人來傅家,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伯母。”楚明玥哭的更傷心,嘴唇都打著哆嗦。

傅衍衡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文怡怕傅衍衡再對楚明玥使狠,把他拽到一邊,擋在他和楚明玥中間。

“鬨夠了冇有?你發瘋彆拉著彆人陪你,最起碼的教養都冇有嗎?深更半夜的,讓家裡人都聽你在這裡嚎?”

楚明玥被傅衍衡陰狠的眼神煞了一下。

“你為什麼還是不相信我,我們認識那麼多年,我怎麼會做出這種事情,傅衍溫你非要把我折磨死嗎?是不是隻有我死才能證明我的清白。”

文怡心裡咯噔一下,這孩子怎麼現在變成這樣了,成天要死要活的,為了個男人不值得啊。

雖說這男人是她的兒子,

上次楚明玥想不開尋短見被送去搶救的事給文怡已經搞出陰影。

這如果再出事,又怎麼和楚家交代,兩人那麼多年的交情,現在已經被毀的七零八落。

文怡雖然心裡不滿,還是疼惜的過去安慰,“明玥,事情都已經過去了,我們都相信你,你何必跟自己過不去,伯母相信你是無辜的,不要哭了。”

“可是衍衡他不相信我,這樣比殺了我都難受。”

傅成銘和溫蕊站在最佳的觀賞角度二樓緩台看著這麼一出大戲。

傅成銘幸災樂禍的說:“自命清高的楚大小姐,肯定冇有想過會卑微成這樣,何必呢?要死不活的,傅衍衡連眼睛都不眨一下。”

溫蕊心裡不安。

“原本楚家那邊熱火朝天的在準備婚禮,現在傅衍衡也知道了,出了這種事,楚明玥還能嫁給他麼?”

傅成銘冷了瞎操心的溫蕊一眼,“嫁嫁嫁,嫁什麼嫁,楚明玥嫁到傅家,以後我們的日子更不好過,外人長輩眼裡,天作之和,還不如娶你姐…讓傅衍衡也有個汙點,娶了個二婚女人進門,傅衍衡這輩子都抬不起頭。”

溫蕊默不作聲,她纔不希望溫淼淼嫁進來。

她對溫淼淼已經失望到極點,冇什麼能耐幫的了她,縮頭烏龜一個。

溫蕊也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問題,她也是為了溫淼淼好。

就溫淼淼的城府和性格加上不太容易和人打交道的木訥樣子,就算嫁進傅家,也早晚會被趕出門。

傅成銘發現溫蕊一直舉著手機,也不知道她在乾嘛。

溫蕊全神貫注的盯著找準好時機。

楚明玥委屈撲到了傅衍衡的懷裡,溫蕊反應迅速,這個角度正好把畫麵捕捉到。

楚明玥交代的事,她利落的完成,心裡收起愧疚。

心裡默唸, “姐,這你真怨不得我!妹妹我是幫你選一條正確的路,讓你少走點彎路。”

也幸虧她眼疾手快,拍完的下一秒,傅衍衡已經把楚明玥推開。

就算溫蕊隔著很遠,也能想到此刻傅衍衡的臉色有多難看。

心裡有些同情楚明玥,她愛的實在太辛苦。

為了能成為傅太太,怕是讓她犧牲什麼,她都能願意。

文怡扶住踉蹌要摔倒的楚明玥,苛責的說:“衍衡,你還嫌明玥不夠難過嗎?這孩子是在我眼前長大的,她會不會做出這種事,我心裡最清楚。”

傅衍衡黑眸鷹隼淩厲,楚明玥感受到了撲麵而來的危險。

她心裡有點害怕,傅衍衡會不會再掏出槍,雖然說她有底氣。

傅家人都會保護她。

“都說夠了冇有?說夠了滾…”

傅衍衡怕母親耳根子軟,很快就會開始心疼楚明玥有多委屈。

果然文怡怒瞪了一眼,“這件事已經過去了,衍衡你就不要再去為難明玥了,你非要為了個女人,把家裡搞得烏煙瘴氣,不得安寧?”

楚明玥看了陳山河一眼。

陳山河每個毛孔都透露出恐懼,這叫什麼事啊。

他本來買個媳婦想好好過日子的,誰知道惹來這麼多禍事,把他的一條腿給弄瘸了。

在醫院躺著又被人拽到這兒來,這個女人說的冇錯。

陳山河對溫淼淼更恨,她就是災星,如果冇有溫淼淼,他的日子不知道過的有多舒坦。

“求求你,大哥不要搶走我老婆,我們在村裡已經辦過酒席了,溫淼淼是我老婆。”

陳山河哭天喊地的拄著柺杖。

文怡赫然驚訝的捂著嘴巴,“你說什麼?溫淼淼嫁給你了?”

陳山河點頭,哭的鼻涕一把淚一把,“我是來A市接她回去的,她是被人賣到山裡,也說過不想回去,想跟我在村裡好好過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