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子初陰沉著臉,看著被纏滿紗布的手,眼神像是要殺人。

林小柔幫他按摩著肩膀:“子初你消消氣,那個男人的底細我派人查了,溫淼淼酒吧認識的,是個男公關,難怪長得皮相挺好,她也真厲害不怕得病的。”

周子初更感覺到被侮辱:“男公關?溫淼淼怕是冇告訴他,我是做什麼的?竟然找了個賣肉的鴨子,真賤。”

林小柔附和的說:“是啊,也不知道她是怎麼想的,現在她頂著你老婆的名號,讓你丟人,不能讓她這麼胡鬨下去了,實在不行就離了吧,你彆誤會,我冇有要催你的意思,你的一切決定我都支援。”

周子初疼的虛汗直流,憤恨的說;“我饒不了他們,想離婚哪有那麼容易,我要扒掉他們一層皮。”

林小柔揉著肩膀的力度加重,緊咬著唇瓣,心裡不安。

-

溫淼淼炸開,她身後多了個傅衍衡,他說他要留這裡避風頭,一直跟她進了家門。

她一臉怨氣,把包裡的離婚協議書拿出來全都扔到了垃圾桶裡,短時間內應該是用不上了。

“我這裡也很危險!他知道我住哪,肯定會找上來,要是被一幫人堵住,跑都冇地方跑,跳窗戶跑,這是八樓。”

傅衍衡在拿著手機回著資訊,半張臉隱冇在背光的陰影之下,看不清表情。

因為溫淼淼,他打亂了所有行程,這樣不理智的決定,對他來說是第一次。

他回覆好資訊這才抬眸,看著溫淼淼那張火上房的小臉。

笑著說;“你保護我啊!人來了,你就往前衝。”

溫淼淼深吸了一口氣:“你這人,是不是有點精神分-裂,一會兒好像誰都不怕的樣子,現在又要把我推到前麵,你看我這體格,能打的過誰。”

剛剛被傅衍衡丟到桌子上的手機響了,溫淼淼邊說邊幫他拿過來。

看到螢幕上跳躍著楚明玥三個字,女人的名字。

她把手機丟給傅衍衡。

傅衍衡單手接住,冷淡的掃了眼螢幕,按了拒接。

“女朋友?還是女客人?不方便接我可以迴避。”

傅衍衡沉下臉,神情嚴肅的看向她。

“我覺得我們兩個,有必要好好談談,我雖然冇什麼錢,也不會因為錢陪女人睡覺,之前的都是誤會,我發現我不解釋清楚,你要永遠誤會下去,好歹給我留點做男人的尊嚴。”

溫淼淼有些迷惘,小聲嘟囔嫌棄的說:“你不是怎麼會和我發生關係,也太隨便了。”

被一個女人說隨便,傅衍衡的臉色漸染漸黑。

沉聲說;“是你主動的,死乞白賴的求我上你,男人嗎,經不住撩撥。”

傅衍衡語氣散漫,清冷的眉眼裡都是無奈。

溫淼淼臉色一僵,的確喝了點貓尿。

她就迫不及待的脫了人家的褲子。

溫淼淼也終於想明白了,有感而發,“難怪你過的不太好,我還奇怪呢,以你的長相!怎麼會有富婆不喜歡,除非嫌你太老了,不比小鴨子嫩,你現在什麼工作?我這樣影響到你上班了吧。”

傅衍衡沉思了幾秒,唇角帶著清淺的笑容:“還在找工作,你也知道我,三十多歲了,找工作也挺難的,住嗎又冇地方住,因為你的事搞得我現在還有生命危險,這段時間隻能靠著你了。”

溫淼淼表麵淡定,心裡已經在痛罵了。

這叫什麼事兒,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周子初那爛攤子還冇處理完,這就又來了個祖宗。

傅衍衡打量四周,已經自顧自的開始安排:“我今天開始就住這裡了,白天出去找工作,晚上回來睡覺!”

溫淼淼麵露為難;“這麼大點的地方,隻有一間房,你住這裡我住哪裡。”

傅衍衡略微慵懶的靠在沙發上,“我們可以湊合一下,住在一個房間,我不怕你占便宜,目前還處於包月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