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爺子站出來為楚明玥主持公道說:“明玥這孩子我從小看到大,她不會做出這樣的事,衍衡今天是我的生日,你非要把事情鬨得那麼大,讓大家都難堪嗎。”

“您究竟要袒護她到什麼地步?今天彆說是您,誰的麵子我都不會給。”傅衍衡的容顏上覆上一層冰霜,“楚明玥,我警告你多少次,不要打溫淼淼的主意,非要把自己往死路上逼。”

楚明玥身子晃了晃,局麵超出她的控製範圍內。

楚家父母聞訊趕來,楚明玥屈起膝蓋,噗通一聲跪在地上。

“你非要逼死我,才甘心嗎?我說過我什麼都不知道,你隻相信她說的話。”

楚伯雄趕緊跑過去將楚明玥扶起來。

臉色鐵青,似忍無可忍一般,“傅衍衡,我警告你,你不要太過分,我的女兒不是讓你這麼冤枉的,證據在哪裡?那個女人的話你聽,所有的親戚長輩的話,你都不聽?”

傅衍衡在傅家的貼身跟班張森拿著玻璃杯進來,“二爺,臨時加急找人驗出來,裡麵是迷藥,幸虧溫小姐喝的不多,否則…”

眾人赫然,怎麼會有迷藥?這是在傅家眼皮子底下,出這種事。

傅衍衡眸色深沉夾雜著怒氣,“誰說你冤枉,冤枉溫淼淼和那男人偷歡,她自己給自己下藥,是把所有人都當成傻子?”

“不是我下的藥。”楚明玥一口咬定,死不承認,眼神看向溫蕊。

溫蕊低下頭心裡七上八下,楚明玥眼睛死死的在盯著她的肚子。

“是我給我姐倒的水,那時候明玥根本不在,她怎麼下藥,肯定是陳山河趁我不注意,把茶水壺裡的水下藥了。”

“溫淼淼真應該慶幸,有你這樣的好妹妹。”傅衍衡發狠的看向溫蕊,危險的黑眸微眯。

“幫裡不幫親,傅家長輩都在這裡,我不敢撒謊。”

傅老爺子用柺杖敲了敲地,讓所有人都聽他說話。

“這事我看就這麼算了,查來查去也查不出什麼,生日宴馬上就開始了,衍衡你多給明玥這孩子一點耐心,你們兩個是要過一輩子的。”

這時候老爺子還在提這件事,傅衍衡削薄的唇瓣緩緩說道:“和這種女人一輩子?訂婚取消,這是我最後一次再說這件事。”

“不行,絕對不行,訊息已經發出去了,衍衡你當眾悔婚,以後該讓明玥怎麼抬起。”

老爺子義正言辭,拍了下楚明玥的手,似乎在告訴她,不用擔心,有爺爺為你做主。

“她有今天誰也不要怨,都是她自己作出來的,是啊,既然退婚需要個理由,隻能說楚小姐精神狀態不是很好,要去精神病院調養。”

楚明玥煞白的臉上,一絲血色全無。

“傅衍衡,你清楚你在說些什麼嗎?”傅老爺子手捂著胸口,極度憤怒大口呼吸著。

傅衍衡給張森遞了個眼色,不出幾秒鐘,幾個傅家的保鏢進來。

“我說過,今天誰也保不了這瘋女人。”他長指指向楚明玥,“還不把楚明玥帶下去,她得了臆想症和健忘症,自己做過什麼事,不記得了。”

楚少熊攤開雙臂,“誰敢動我女兒一下子試試。”

“楚伯父,如果我是你,就應該反思一下,怎麼培養出這麼一個蛇蠍毒婦。”

楚母顧代麗,淚水糊麵,“你們傅家就是這麼欺負人的?”

文怡不發一言,她早就猜到這事和楚明玥脫不了關係,事到如今,不如就這麼散了也好。

楚明玥這兩年的心性,文怡都看在眼裡,心裡可惜了,挺好的女孩,怎麼會一步步的變成這樣。

老爺子衝到傅衍衡麵前,用單手扯住他的衣服,老爺子因為憤怒滿臉漲紅。

“傅家是冇人能管的了你了是吧,爺爺的話也不聽,你讓爺爺寒透了心。”

傅衍衡不為所動,“您護不住她,是她做的,必須要擔這個責任。”

溫淼淼早就站在走廊,單薄的背靠著牆壁,聽著裡麵的劇。

她赫然,傅衍衡原來真的不是那樣無動於衷,傅家人的唇槍舌劍,將他處在眾矢之地。

他一直在那麼維護她。

如果不是親耳聽到,她又怎麼會相信,自己的親妹妹是怎麼把冷刀子插進她的胸口的。

陳山河現在還冇醒,楚明玥暫時百口莫辯,如果

陳山河證明楚明玥的清白,事情就不是現在這樣了。

她深吸了一口氣,重重的推開了厚重的梨花南木門,再貴的門又怎麼樣,隔音效果感人。

傅衍衡意外,溫淼淼怎麼會跑到這,讓她在臥室裡休息。

“就不和各位打招呼了,衍衡也冇介紹過,跟各位親戚長輩們也不太熟悉,我先介紹下我自己,我叫溫淼淼,傅衍衡的女朋友。”

傅衍衡眼底閃過一絲陰沉,任由溫淼淼繼續說下去。

“我們傅家怎麼會接受你在這種不知道哪裡跑來的,不三不四的女人。”

老爺子怒意不減,牙齒恨的咯咯作響。

“我和衍衡在一起已經一年多了,楚小姐幾次三番的威脅我,羞辱我,我都一再忍讓,甚至和衍衡被迫分開,所有的委屈我都可以忍,怎麼也冇想到,楚小姐會讓那些的流氓胚子來侮辱我,幸虧我冇喝下那杯水,這才逃過一劫,陳山河一直在說,是你讓他這麼做的,出了事你也會保他。”

“你血口噴人,他不會這麼說的,誣陷罪是要坐牢的,你等著吃官司吧。”

楚明玥從喉嚨裡發出怒吼。

傅衍衡不想聽楚明玥繼續在這裡聒噪,冷聲吩咐,“還愣著乾嘛,快點送去楚小姐還能在院裡吃頓晚飯。”

“我看誰敢動。”老爺子額上青筋迸起。

溫淼淼徹底見識了,傅家老爺子是有多喜歡楚明玥,徹底理解了傅衍衡的處境。

傅衍衡如果執意要幫她,就會陷入不忠不孝的境地,誰忍心看著兩鬢斑白的老人,氣到嘴唇發紫,隨時能叫救護車的程度。

“帶走…”

傅衍衡直接拽住楚明玥的手腕,將她推到保鏢的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