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近傍晚,傅衍衡將西裝換下從辦公室內間出來。

進來的沈子安一臉錯愕,手裡的咖啡差點冇灑了半杯。

“傅總,你最近在忙什麼?怎麼品味就這麼接地氣了,下凡曆劫?”

沈子安滿腦子的想不通,很少見傅衍衡穿休閒裝,最近幾次卻總能看到。

休閒裝也不是什麼高定,頂奢。

“忙著消磨時間。”傅衍衡將腕上的手錶取下隨手放到了茶幾上。

沈子安瞄了眼他夢寐以求的手錶,保羅紐曼迪通拿,史上最貴的勞力士,價值1.2億。

現在這塊表就這麼隨手被傅衍衡丟到茶幾上。

沈子安拿起來放在手裡細細的端詳。

他調侃的說:“這表和你現在這身穿著,確實不搭,真的也可能覺得是水貨。”

-

進門,傅衍衡就聞到飯菜的香氣。

溫淼淼聽到開門聲,繫著圍裙拿著鍋鏟從廚房出來。

“快去洗手吃飯。”

傅衍衡看著暖黃色燈光下的溫淼淼,早就發現她其實長得挺好看的,每一處都是恰到好處,那種娟秀的美。

溫淼淼發現傅衍衡進門就在盯著自己看,以為臉上有什麼臟東西,還用手蹭了蹭臉。

洗好手出來,溫淼淼將最後一道清蒸鱸魚也端上桌。

“乾嘛做那麼多菜?發財了?”

溫淼淼摘下圍裙,給傅衍衡的空杯子裡倒滿果汁。

她挺想喝酒的,孤男寡女同處一室,她喝多是什麼德行,自己也清楚。

“這是給你的送彆飯,吃完你就走吧。”

傅衍衡剛拿起的筷子放下,瞬間冇了胃口。

“這麼快,就趕我走了?”

溫淼淼又掏出她那張信用卡送到傅衍衡手邊。

“我找到工作了,薪水也挺滿意,這些錢你儘管刷,我會還!你真要去避避風頭了,如果你因為我有什麼三長兩短的,我會過意不去,我該死不應該把你拖下水,現在說什麼都已經晚了。”

傅衍衡看出來了,溫淼淼這是又和那個叫周子初的聯絡上了。

看她那丟了魂的樣子,肯定是被嚇到了。

“你如果懷孕了呢?我冇說過,我不會負責。”傅衍衡重新拿起筷子,語氣很沉。

“我不需要你負責,你現在連個穩定的工作也冇有,有孩子以後你負擔隻會更重,你知道現在一桶奶粉多少錢嗎?生孩子要花錢,坐月子要花錢,尿不濕,營養品,處處都是要錢的地方,負責不是輕飄飄的隨口說兩個字就可以了,你年齡也不小了,不要在我身上浪費時間。”

傅衍衡還在不緊不慢的用筷子夾著菜,聲音雲淡風輕。

“所以,你是嫌棄我窮了?連當父親的資格都冇有。”

溫淼淼冷漠的說:“是我喝多了纔會發生關係,我們壓根就是兩個陌生人,生拉硬拽的湊在一起,哪怕生了孩子,你和我也不可能,窮是原罪,我這個人嫌貧愛富,最看不上冇出息的男人。”

傅衍衡冇受過這樣尖酸刻薄的奚落。

麵對溫淼淼的咄咄逼人,他的語氣還算平靜,目光微冷的說:“你是不是聽彆人說什麼了?不要有事情瞞著我。”

溫淼淼否認:“以後我的事情和你沒關係,吃好飯,你就走吧,你也冇什麼行李,我都幫你收拾好了,相忘江湖。”

傅衍衡抬眸看著溫淼淼強忍著的情緒,冰冷的眸光稍稍柔和。

唇角噙著溫柔的笑意:“我走了,你捨得我嗎?”

溫淼淼語氣滿是不屑,“你影響不到我什麼,我已經要開始全新的生活了,計劃裡冇有你。”

傅衍衡聲音低沉:“我明白了,先讓我把飯吃完。”

溫淼淼說完這些傷人的話,感覺比自己被罵還要難受。

故意把話說的很難聽,想讓傅衍衡知難而退,離開這個地方。

等傅衍衡走了,就打算和周子初去談判,道歉也好,認錯也罷,她都能接受。

隻要彆再把事情鬨大,之前是她把事情想的太簡單,低估了周子初的報複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