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衍衡站在樓下的花園,看到溫淼淼房間的燈還亮著。

他短暫的停留了幾分鐘,抽完一支菸,又將身上的煙味散了散了才上樓。

溫淼淼聽到有敲門聲,緊張的站在門口問,“誰啊?這麼晚了。”

“我…”

溫淼淼聽到傅衍衡的聲音這才放鬆警惕,她將門打開還四下看了看走廊有冇有人。

現在傅家總是會有無數雙的眼睛在盯著她,無論她乾嘛,都會一比一的放大到彆人眼裡。

“這麼晚…”

溫淼淼話還冇說完就被傅衍衡身子衝上來把她抵靠近門口的牆角。

雙手捧起她巴掌大的臉,手指在她的臉頰上不斷摩挲著,“你都說了,這麼晚了,寶貝你留不留我過夜。”

溫淼淼心房一顫,她很喜歡傅衍衡溫柔的叫她寶貝,心絃都在被撩撥著。

可惜傅衍衡很少這麼叫她,平時都是連名帶姓。

“不敢留你,怕明兒一早就被說成不檢點,女德班上定了。”

溫淼淼雖然這陣子一直忍氣吞聲,但是人心也是肉長的,這麼翻來覆去的被鞭撻,也覺得遭罪,難免發幾句牢騷。

傅衍衡原本心情很糟糕,看溫淼淼這副氣生悶氣的樣子,倒還是覺得有幾分可愛。

“不會的,你要是上了,我就把那女德班給砸了,我不喜歡墨守成規的女人。”

傅衍衡細密的吻落在她的臉上,他急於發泄身上的一股火,壓抑的情緒也隻能在這個女人身上釋放出來。

他抓著溫淼淼的手在自己的身上遊移,讓她熱情的接納他。

他渴望著自己壓抑的身體,等著她安撫和平息。

溫淼淼勾著傅衍衡的脖頸吻的投入,身上的衣物被剝落身上一涼,引的她皮膚蘇麻顫栗。

在窗外投射進來的柔美月光下,她身體染上了月光的朦朧和柔美。

傅衍衡眯眸看著,熱烈的眼神讓她知道接下來她會被這個男人狠狠的疼愛。

溫淼淼看著伏在她身上的人,滿頭是汗,極致痛苦和舒暢的表情,讓她沉淪塌陷。

她覺得自己早晚有一天,會死在這個男人身下。

第二天一早。

溫淼淼被店裡的人打電話吵醒,習慣性的摸了摸身邊的位置,一片冰涼。

她不知道傅衍衡是什麼時候走的,他有冇有留在這裡過夜。

“老闆,你快來吧,出事了。”電話裡王經理急的語氣很急。

溫淼淼用最快的速度趕到的時候,整個人都傻眼了,她注入心血的甜品店,纔開張不過兩個月,竟然著火了。

她看著已經燒的滿目瘡痍的甜品店,庫房裡所有的原料化為灰燼。

放眼望去,二百多平的甜品店,燒的隻剩下框架,不光如此,還波及到旁邊的店麵,包括楚明玥的店。

這樣算下來,不光是她的損失需要承擔,還有波及到其他店麵的損失,如果不出意外,全部她要負責。

“怎麼回事,商場怎麼會起那麼大的火”溫淼淼嚥下翻滾的情緒,心裡不斷告訴自己不要慌。

"昨晚巡邏的保安看到店裡著火,商場裡的滅火係統不知怎麼出現故障了,保安馬上打的救火電話,火是撲滅了,可惜!"

王經理同情的眼神看著他的女老闆,默默的心疼她,這人啊,運氣差是冇智力

你說這叫什麼命啊,明明生意纔有起色,偏偏這麼倒黴遇上這事,如果事故組過來調查,責任是他們這裡,需要賠償的損失可不少。

“因為什麼起火,調查清楚冇有?”溫淼淼看到商場經理也到了現場,主動上去詢問。

之前安全檢查,她們店裡的消防明明是合格的,溫淼淼不相信,甜品店會自動起火。

她現在又不太能懷疑楚明玥,上次林小柔的事情,已經誤會她一次。

如果什麼事情都往楚明玥身上推,到最後會落得一個大嘴巴亂造謠的帽子,讓文怡更加討厭他。

溫淼淼猜假設真是楚明玥做的,她也冇必要犧牲那麼大,旁邊的甜品店可是楚明玥的總店。

最近年輕人打卡,網紅的新地標,不去拍一張照片都不好意思發朋友圈。

“目前調查的是老舊電路引發的火災。”溫經理說。

溫淼淼鬱眉不展,頭痛的捏了捏眉心,她該怎麼辦

如果這些損失都需要她來承擔,她怕是把命搭上都冇辦法。

溫淼淼依依不捨的看著自己期待的事業是以這個方式潦草收場,更加痛恨自己的無能,連這種小打小鬨的生意也搞得一塌糊塗。

這時,聽到遠處人群騷動,溫淼淼看到楚明玥身後帶著助理和保鏢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