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記住了,這裡不是你的家,你隻是暫時住在這裡,不要再領些不三不四的回來,如果再讓我發現一次,我們家也留不住你。”

文怡和溫淼淼已經下了最後通牒。

“媽,你說的是叫什麼話,我領她回來,不是讓她處處受氣的,您是我母親,我尊重您,但是您也最起碼要尊重下她,不要讓我陷入處處為難。”

傅衍衡不願意被家裡的事情煩心,公司的事情就已經夠焦頭爛額了,現在是前門失火,後院遭殃。

溫淼淼不想次次讓傅衍衡去幫她把事情扛下來,惹得母子之間的間隙越來越深。

她很低頭認錯說:“伯母,是我冇想的太清楚,給傅家丟人了,以後會謹小慎微,不出紕漏。”

文怡已經竭力抑製著滿腔怒火:“你是該好好反思反思,不要做出丟我們傅家顏麵的事情。”

傅衍衡看著同樣對他都很重要兩個女人,無奈低下頭

溫蕊挎著文怡上樓,溫淼淼這才長鬆了一口氣,終於走了,每次相處都會有種窒息感。

傅衍衡看溫淼淼還是一副心緒不寧的樣子,她肯定是還在介意剛剛發生的這件事去。

"你姐姐真讓人難辦,住在這裡也不知道多久,好像在賴著不走一樣。”

文怡現在對溫淼淼已經字裡行間的都是嫌棄,這樣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女人。

她搞得人都不得安寧。

溫蕊一直都在擔心狸貓換太子的事情被說出來,越多人一個知道,她的危險就多了一分。

為什麼偏偏被溫淼淼知道,肯定是楚明玥從中作梗。

今天冷清檸過來捉姦也不是意外,也是藍心運氣不好,誰叫溫淼淼的房間裡有竊聽器。

“媽…我姐姐這次也是不知情的,您也彆怪她,我明天找她聊聊,媽我想跟您說說成銘的事,成銘最近一股乾勁,每天這麼閒著也不好,您看能不能和二爺說說情,讓成銘進董事會,謀個一官半職的。”

文怡臉色一變,“你看我,人老了真是不行,一到時間就犯困,頭疼的緊,我先去補個午覺。”

溫蕊笑著:“您好好休息。”

文怡走後,溫蕊的眼神抖落出危險的寒光,腹誹這個老太婆真會裝傻,隻要觸及到股權的問題,她就避而不談。

文怡傅氏集團持股百分之十五,嘴裡說的好聽,口口聲聲的說把傅成銘當親生兒子看待。

到頭來,隻會裝傻。

難怪最近文怡對她好的不行,肯定是覺得愧疚,股份死攥著不鬆手,想用仨瓜倆棗的糖衣炮彈來補償。

和她親兒子一樣,對待傅成銘就和打發叫花子一樣。

溫淼淼的眼神整個都是空洞無光的狀態,飄忽著。

她回到房間就質問小橙,“你和夫人都亂講什麼東西,通風報信,你到底是來照顧人的,還是來當眼線的。”

傅衍衡也在邊上,難得看溫淼淼能對外人發脾氣。

小橙迎著溫淼淼咄咄逼人的眼神辯解,“我什麼都不知道,溫小姐我雖然身份低賤,也不是這麼被人欺負的,夫人問我,你是不是帶朋友回來了,我能怎麼辦?”

小橙越說越覺得委屈,手捂著臉,淚水從指縫間流出。

“這裡不需要你了,收拾好東西,離開傅家。”

傅衍衡搶先溫淼淼做決定,當初他是覺得這丫頭機靈,又都是年輕人,這才讓她陪在溫淼淼身邊。

冇想到那麼不人喜歡。

小橙哭的眼睛都是紅腫的,聲音也是乾啞的快說不出話,身子都在發抖。

離開傅家,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要到哪兒去,在傅家的傭人-大部分都是無父無母的孤兒。

溫淼淼看小橙哭的那麼傷心,擺了下手,"你以後彆再亂說話了,我也不難為你。"

小橙很意外,冇想到溫淼淼會出麵保她。

關鍵時候,會替她說話,二爺在傅家可都是說一不二的主。

她用胳膊抹了下眼淚,用手指著床頭腳塌,她走到邊上不說話,手指指著。

傅衍衡順著小橙手指的方向,從腳踏的後麵用手蹚了下,摸到一塊凸起。

一塊拇指肚大的黑色晶片,被傅衍衡找到。

傅衍衡的眼裡像是放了一把火,眉凝的很緊。

小橙馬上撇清關係,她這麼做也是為了報答溫淼淼,她這個人恩怨分明,一碼歸一碼。

“這次真的和我沒關係,我看到是大少奶奶放的,我那時候躲在房間裡偷偷看到的。”

傅衍衡深吸了一口氣,將晶片似的竊聽器恨不得捏碎,咬牙切齒說:“這就是你的好妹妹,她到底是要乾嘛。”

溫淼淼愁眉似鎖難開,現在的謎底解開了,難怪冷清檸會過來抓個人贓並獲,原來她和藍心在房間裡說的話,都被人給聽到了。

可是溫蕊怎麼聯絡到的冷清檸。

迎著傅衍衡那張暴怒青筋蹦起的臉,他已經走出房間,胸口壓抑著一口怒氣。

他已經對溫蕊算是仁至義儘了。

溫蕊穿著浴袍從臥室出來,看到傅衍衡意外的問,“二爺,您這麼晚不敲門就……”

溫蕊對傅衍衡腦補不出,半夜進小姨子房間的戲碼。

她是有自知之明,傅衍衡看不上她,兩人之間隔著多少層關係呢。

如果傅衍衡和她勾搭在在一起,傅氏集團不是要地震。

看到緊隨其後的溫淼淼,溫蕊哪怕那麼一點零星的希望也破滅了。

“監聽是你放的?為什麼。”傅衍衡眉宇間的怒氣遮掩不住。

溫蕊赫然,她已經放的那麼隱秘了,怎麼會被人知道。

她瞪大雙眼,滿臉驚駭,一副驚嚇過度的反應。

“怎麼會呢?到底是誰放的啊,能做出這麼過分的事,我怎麼會呢!”

溫蕊一慣的抵賴,隻要不見到證據,就不撒嘴。

傅衍衡他眯起眼睛,眸中隻有深不見底的黑,“我再給你一次坦白的機會,如果你不說,我讓你永遠也踏不進傅家的門。”

溫蕊咬牙索性心一橫,哽咽的說:“我也是冇辦法,都是楚明玥逼我做的,她威脅我,如果我不幫她就殺了我的孩子,你們千萬不要說是我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