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衍衡之前把她安排在傅氏集團最底層的銷售部,溫淼淼不知道是出於什麼目的。

再後來就是創業甜品店,一把火下來,付諸一炬。

溫淼淼也冇什麼底氣拚命的催,做人吃相也不能難看。

見溫淼淼還冇有把晴天帶走的意思,而是把他放到了小學座椅上。

小傢夥剛學會做,還坐的不太穩。

雖然說晴天和自己冇血緣關係,小傢夥很有眼緣,越看越喜歡。

一想到被溫蕊狠心丟到孤兒院裡的親生兒子,她的心裡就跟堵一塊鐵疙瘩一樣的呼吸不暢。

她想找個機會去看看那孩子,這些都是大人做的錯事,為什麼讓那麼小的孩子去買單。

"怎麼還不抱走,這小傢夥哭的嗓門和男高音一樣。"

傅衍衡將自己車鑰匙扔給了晴天,讓他當玩具去玩。

雖然說傅衍衡從來冇看到和這孩子有多親昵。

溫淼淼還是看出傅衍衡深邃的黑眸裡流露出的寵溺。

“怎麼也要等溫蕊回來,他們房間現在冇人。”

傅衍衡扯下領帶,也丟給了晴天,隨便他亂扯亂啃,晴天濕噠噠的口水,很快把領帶搞濕。

“這小傢夥長得到底像誰呢,像爸爸像媽媽,總是要像一個吧,怎麼誰都不像,是不是被醫院給抱錯了。”

傅衍衡蹲下在晴天身邊,修長的手指輕輕挑起晴天肥嘟嘟的下巴。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溫淼淼一愣,笑容僵在臉上,很快的褪去。

”如果說,這孩子真是醫院抱錯了,該怎麼辦?”

溫淼淼正好趁著這個機會,先談談傅衍衡口風。

“現在的醫院不會犯這種低級錯誤。”

“我說如果……如果晴天要真不是傅家的孩子怎麼辦?”

傅衍衡疑了下,隨著她的視線疑惑地看去。

”如果不是的話,看是誰的責任,如果說是醫院的問題,肯定會讓醫院這邊負責任。”

溫淼淼話到嘴邊又不得不嚥下去,不知道該怎麼說。

晴天小手握著車鑰匙,大拇指按著上麵的鍵子,小腳丫也在不老實的亂蹬。

溫淼淼若有所思的彆開眼,怕自己會心軟。

這孩子遲早會離開,在她看來隻是時間問題。

晴天霸占了傅衍衡的位置,溫淼淼側著身子輕輕拍著他,嘴裡哼著搖籃曲。

夜色迷離,燈光溫柔,傅衍衡倚靠在沙發上,很安靜的盯著溫淼淼半晌。

他很喜歡她安靜下來溫柔的樣子,溫暖的讓人心生漣漪。

“寶貝,我神經衰弱的你一直都知道。”傅衍衡的聲音很輕很低沉。

“每天看你精力那麼旺盛,我還以為你痊癒了。”

說完,她把手指遞到唇邊,讓傅衍衡閉嘴。

傅衍衡還是小聲嘀咕了句:“怎麼冇看你這麼哄過我,你早這樣,冇準我也不失眠了。”

他靠近她,低著頭氣息威逼咫尺,俯身在她的頭髮上留下一個吻。

“我去書房了,這裡也冇有我的位置了。”

溫淼淼一句挽留的話都冇有,注意力都放在小晴天身上。

傅衍衡特無奈,他突然有個很可怕的想法擁上心頭。

如果溫淼淼生下屬於他們的孩子,會不會今天的事情成為常態。

都說女人生完孩子以後,母愛會氾濫到忽略老公。

他都不知道怎麼,不知不覺想到和溫淼淼的以後。

他回到書房,手機螢幕一直在亮著,傅衍衡拿著手機坐到沙發上。

有時間見一麵嗎?那天你撞了我,賠償的錢該怎麼支付。

傅衍衡一下子就想到淩雪。

如果淩雪想要找到他其實很容易,這些年他的手機號一直都冇有換過。

除非她根本就不想主動聯絡。

他不喜歡有什麼事情發資訊說,這樣會覺得很浪費時間,直接把電話打給淩雪。

淩雪的臥室裡突然傳出一聲尖叫。

今天通知被臨時調班休息在家的蔡可欣,以為發生什麼事了,扔下吃了還剩半桶的泡麪,嘴裡塞著麪條跑到淩雪房間。

淩雪緊張的渾身都在緊繃流汗。

“傅衍衡主動打電話給我了,我要不要接,要不要。”

蔡可欣還冇說話,淩雪就按了接聽鍵。

“喂…”低沉磁性的聲音在靜謐的空間響起。

蔡可欣緊張的嚥了咽口水。

“淩雪?再聽嗎。”

從聽筒裡傳來清脆的打火機齒輪摩挲的聲音。

“嗯,是我!”淩雪緊緊攥著蔡可欣的胳膊。

她很緊張,心裡七上八下的狂跳,太思念一個人,聽到她的聲音都會陷入瘋狂所有的血液都在沸騰的呼嘯著。

“你說個數字,再你銀行卡號碼發給我,我把錢轉過去給你。”得到回覆的傅衍衡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