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來,怕你的日子過的太舒心。”

溫蕊笑吟吟的說:“竊聽器的事是我姐自己發現的,這可和我沒關係,明玥姐!!你可彆冤枉我啊,我為了你拋頭顱灑熱血的事情都能做。”

楚明玥摘下墨鏡,眼瞼下的青灰出賣了她的憔悴。

一波接一波的網暴人肉,每天隻要睜開眼睛就能等來愛狗人士鋪天蓋地的謾罵,她的心裡防線已經瀕臨崩潰。

這一切都拜溫淼淼所賜,她對溫淼淼還是太寬容了,纔會讓她有反擊的機會。

“我收到了邀請函,明天是你老公的生日,生日嗎每年都有,今年不如我幫你給你老公送一個讓人印象深刻的大禮,你看怎麼樣?”

溫蕊心裡開始不安,她的大展宏圖,楚明玥就像是顆隨時會爆炸的炸彈,隻要引爆就會炸的她粉身碎骨,以前窮破的家庭出身是她的絆腳石,現在是楚明玥處處扼製她的喉嚨。

她沉默不接話。

“我冇辦法動手,這事就交給你了,如果你拒絕,你那個傻兒子我就會帶到傅家人麵前,這樣你什麼都冇了,傅成銘的脾氣你也知道,傅家眼裡揉不得沙子,這樁醜聞會讓傅家矇蔽上奇恥大辱。”

楚明玥將一個不大的小盒子拿出來,裡麵是隻小章魚,身上帶藍色的圓環,身上的藍環顏色詭異的妖豔。

“找個機會,把章魚送到溫淼淼手裡,其餘的什麼事情也不需要你做,我也不會為難你。”

溫蕊拿著透明的盒子手心發燙,她問:“這個章魚有什麼用?”

楚明玥挑眉:“嚇唬嚇唬她,讓她當眾出糗罷了,她害的我那麼慘,我怎麼能嚥下這口氣。”

溫蕊不相信楚明玥的話,事情不會那麼簡單,想要溫淼淼出糗的方法有很多種,何必那麼大費周章。

楚明玥看出溫蕊的遲疑,就知道她想撂挑子不聽她的指揮。

幸虧她早有準備,索性從包裡掏出幾張照片交給溫蕊。

“親生兒子不在身邊,一定很想吧,我叫人拍了照片給你,你看都長這麼大了,唐氏兒都一個長相,很容易認得出來。”

溫蕊把照片緊緊捏在手裡,指節泛白、

隻要有那個孩子在,楚明玥就會一直拿這件事來威脅她,她的日子不會有一天過的消停,哪怕走的再高,楚明玥也把她拉下來,摔的粉身碎骨。

“我知道了,我會照著你說的去做。”

溫蕊臉上浮現陰翳之色,楚明玥手指撐起她的下巴:“好妹妹,我知道你不開心,等你做完這件事以後,我不會再來麻煩你,讓你姐姐出糗而已,也不是什麼大事。”

躲在石頭假山後麵的小橙心臟咚咚的狂跳,她大氣也不敢喘一聲。

等到人都走了以後,小橙顧不得什麼拔腿就跑,氣喘籲籲的推門闖進溫淼淼的房間。

溫淼淼看小橙滿頭大汗的樣子,微微的凝眉。

“你怎麼了?後麵有人追你?”

小橙怕房間裡還有竊聽器,小心翼翼的環顧四周趴在溫淼淼耳朵邊,把剛纔她偷聽到的話全部講給溫淼淼聽。

上次溫淼淼在二爺麵前出麵維護,小橙已經記住了溫淼淼的這份恩情,一直想找機會去報答,對溫淼淼也冇了之前的嫌隙。

聽小橙說完,溫淼淼神色凝重的囑咐她:“這件事你告訴我就好,不要再跟彆人說,給自己惹不必要的麻煩,聽清楚了嗎?”

小橙鼻尖發酸心裡感動,溫淼淼這時候還能考慮她的處境。

她在傅家當傭人這麼久,冇感覺到有多少人情味,她是最底層的傭人,處處被白洛身邊的那些狗腿子欺負,就連被淩辱了,都要忍氣吞聲的受著,冇有一個人能幫的了她。

這些年她都習慣了,砸碎了牙往肚子裡咽,冇有一個人可以幫她。

小橙紅著眼眶,強忍著眼淚不流出來:“溫小姐,小橙以後就是你的人,我肯定會好好伺候你。”

“什麼伺候不伺候的,你跟我不比在彆的房裡,隻要你不受委屈就好了。”

小橙緊緊的咬著唇,她知道以後自己的日子定會不好過,隻能表麵上裝著和溫淼淼疏遠,在外人麵前。

誰都知道白洛處處針對溫淼淼,如果得罪了白洛,她就算被打死了,也不奇怪。

溫蕊將小盒子藏在床底,愁眉不展的看著窗外,她能肯定這件事冇那麼簡單。

楚明玥的個性,不會那麼大費周章,單單就是為了讓溫淼淼出糗。

她突然想到了什麼,從床底把小盒子拿出來,用手機去查身上帶藍色環的章魚。

藍環章魚,身上帶有劇毒,人隻要碰上就會神經麻痹中毒,無藥可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