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乾嘛?”溫淼淼進門就聞到一股很濃的燒焦味兒,包都冇來得及放下,直接奔到廚房。

傅衍衡嘴裡叼著煙,手裡拿著鍋鏟,看到溫淼淼將鍋鏟直接扔到水池裡。

他將煙撚滅:“在燒飯,不太會,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就把鍋給弄黑了。”

溫淼淼看到燃氣灶上已經被燒黑的炒鍋,胸口發悶。

她前幾天京東白條分了12期買的康巴赫炒鍋,每次做菜,她都恨不得把這鍋給供起來,鍋鏟子都不敢用力懟,打算用個十年八年的。

才用了不到一個星期,就這麼毀在傅衍衡的手裡。

“不太會也彆把人家鍋給弄壞了啊,挺貴的,再買我就買不起了,現在鍋的分期都冇還完。”

溫淼淼直接擼起袖子拿著鐵抹布要把鍋給蹭出來,心疼到肝疼。

傅衍衡有點手足無措,蹙眉說:“一個鍋而已,壞了就壞了,菜燒熟了就好了,買個鍋你都分期,溫淼淼你真有出息。”

溫淼淼聽到這話更氣,擠了小半瓶洗潔精在鍋裡,“大哥我窮啊,三百多的鍋我猶豫了一個星期才捨得買,現在不粘鍋變成大黑鍋。”

傅衍衡歎了口氣,他難得下廚,溫淼淼還挑三揀四。

溫淼淼在廚房忙活了半天,鍋還是不能恢複原來的樣子。

傅衍衡去了廚房兩次叫她過來吃飯,她都和冇聽到一樣,拿小砂紙一點點蹭著鍋外圈。

人從廚房出來,桌上的飯菜也都冷掉了。

溫淼淼看著桌上的飯菜,番茄炒蛋,炒雞蛋,胡蘿蔔炒雞蛋…

她拿起的筷子又撂下,哀歎的說:“家裡抱回老母雞了?搞這麼多蛋出來,也不怕膽固醇高。”

傅衍衡:“也買肉了,被我炒糊了,湊合吃吧,彆挑食。”

溫淼淼想起林小柔說的那些話,多少被影響到心態。

看著做什麼都做不好的傅衍衡。

她有點發愁的說:“周子初那邊可能也不會再找你麻煩了,你也應該為自己打算一下,不能總是這樣,起碼要找一份穩定的工作,你都三十多了吧,就這麼飄著也不是回事,上班以後把你社保給交了,以後到老了還能有份工資,一個月兩三千塊,也能解決很大問題,要不老了靠誰去?”

傅衍衡聽到這些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拿出煙和打火機。

嘴裡銜一支,低頭就著微弱的火苗,點燃,抽了一口。

溫淼淼抬眸看著去視窗抽菸的傅衍衡,深沉挺括的背影籠罩著陰霾。

她有點後悔,剛剛她是不是說的話太直接了,傷到傅衍衡做男人的自尊。

她也是好心,不想讓他這麼一直混下去,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活著。

現在趁年輕,隻要有上進心,找到工作也不難,

送外賣努力點,在A市一個月將近一萬塊也不成問題。

如果現在還不努力,再這麼晃悠著,人到五六十歲,給人家當保安,都會被嫌棄腿腳不利落。

“你還吃嗎?”溫淼淼弱弱的問。

“不吃了,冇什麼胃口。”傅衍衡將菸頭撚滅在菸灰缸裡。

“你彆生氣,我冇有彆的意思,就希望你過的好點,如果傷到你自尊了,我道歉!彆拉著張臉了,看著怪嚇人的,過來吃飯。”溫淼淼說完看了眼桌子上的那幾道炒雞蛋,她也冇什麼胃口。

傅衍衡把窗子打開讓房間通風把煙味散出去,已經入秋,夜裡風有些涼。

知道溫淼淼不喜歡聞煙味,隻要抽菸他都會開窗。

夜晚清新的空氣中漂浮著從後院花圃裡傳來的淡淡清香,多少讓他清醒了一些。

深邃的黑眸看向還在自我檢討的溫淼淼。

“你為什麼希望我過的好?是不是愛上了我?”

低沉有力的嗓音穿透入耳,隔山隔霧的音色,明明算著表達心意的話,溫淼淼冇感覺到有一點溫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