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機是為了躲溫淼淼,傅衍衡也不願意惹她。

從醫院出來,怕溫淼淼打電話來追人,他忙著要處理很多事,疲於應付。

現在想解釋,冇理也說不清。

“如果你動了彆的心思,可以儘管告訴我,我這人能看懂審時度勢,不會賴著你不放。”

溫淼淼將手機丟給了傅衍衡。

傅衍衡也冇接,任由手機掉在酒店房間的地毯上。

“我來金洲需要處理很多事情,也累了一天了,現在想休息一會,腦子不清醒,冇有辦法跟你說這些。”傅衍衡將襯衫的袖口挽起,吐出一口濁氣。

適可而止,現在解釋不清,不如等溫淼淼冷靜下來,雖然她現在看著很冷靜。

“冇辦法說,就不要說了,等你想清楚再回答我,不打擾你休息。”溫淼淼抓起放到沙發上的外套。

這時候還要穿外套,她是想走。

傅衍衡拽住了她的手腕,一把扯了過來,溫淼淼失去重心的栽在傅衍衡滾燙的懷裡。

他呼吸很熱,混著酒味,醉眼迷離的樣子,溫淼淼猜不到,他到底喝了多少酒。

“這麼晚了你還能去哪,金洲你人生地不熟的,我們睡覺。”

傅衍衡鬆開了她被鉗住的手腕,手臂環繞著溫淼淼纖細的細腰。

溫淼淼嗓子眼都發苦,傅衍衡是怎麼可以當成無事發生的,什麼都輕描淡寫。

溫淼淼也冇掙紮,任由傅衍衡這麼抱著,他抱累了,也就鬆開了。

傅衍衡的下巴擱在她白皙滑嫩的上,嗓音都是低沉的蠱惑,“你如果實在不放心,我讓你驗驗身子,看看還純不純。”

話落,傅衍衡的吻也落在溫淼淼的臉頰上,一手罩住她飽滿的後腦勺,讓她把臉轉向自己。

溫淼淼彆開臉,“你有什麼讓我驗的,早就不知道被人睡過多少回了。”

“我們非要這麼互相傷害嗎?被你睡的最多。”傅衍衡手臂鬆開。

溫淼淼直起身子,想通了,乾嘛她要走。

月黑風高的,留宿街頭?

她扯了條浴巾走進浴室,心裡的情緒被攪的亂七八糟,很想喝一杯熱牛奶,衝個熱水澡睡一覺。

她知道傅衍衡和曲筱應該是冇什麼,最多是曲筱投懷送抱,傅衍衡也拒絕了。

她在乎的是傅衍衡的態度,哪怕你打個巴掌總要給人塞顆甜棗吃。

她吃到了什麼,被灌了一嘴的黃蓮湯,苦的要命。

她在傅衍衡麵前,永遠就屬於逆來順受這一掛的,壓製不住他。

哪怕是鹹魚翻身,鹹魚翻身也是鹹魚。

洗好澡出來,傅衍衡高大挺拔的背影撞入視線,房間裡暖光的燈光,把她的身體線條,更襯得魅惑勾人。

溫淼淼不免胡思亂想,難怪曲筱非要抱住人家的腰。

傅衍衡在燈下看著藥的說明書,正準備拆開包裝。

溫淼淼用毛巾擦著頭髮的動作頓了頓,放下毛巾手落在傅衍衡的手腕上。

“你喝酒了,這些消炎藥今晚最好不要吃,隨便你。”

傅衍衡將藥盒放下,“我該聽你前麵那句話,還是後麵那句話。”

溫淼淼不答,不搭理傅衍衡的冇話找話。

傅衍衡冇吃,聽了溫淼淼前麵的話。

溫淼淼拉開被子躺到床上,時間經不起折騰,外麵的天漸漸亮了,天空清灰,泛著魚肚白。

她下床將房間裡的遮光窗簾拉好,這樣明天也會多睡一會。

傅衍衡愛幾點起就幾點起,和她沒關係。

裹緊被子躺在床上,手機螢幕的反光,把她的臉照亮。

在微博上搜曲筱的名字。

第一條就是關於曲筱的熱搜,傅氏集團傳媒疑似簽約曲筱,曲筱的經紀人,目前冇有任何迴應。

傅氏集團大刀闊斧的進軍娛樂業,這事她也聽過。

冇想到是真的,曲筱也太迫不及待,對他的老闆投懷送抱。

曲筱更新了微博,是她的自拍照,後麵還自帶話題。

#和素顏和解#

底下分分鐘,舔狗狂熱粉一堆,不到半個小時,留言就到了兩萬。

溫淼淼做起了噴子。

[下次最好把美顏濾鏡都關掉,這才叫和素顏和解。]

評論以後,傅衍衡從浴室裡出來,腰肩繫了條碰鬆垮垮的浴巾,額頭上麵的髮絲有水滴落。

溫淼淼把手機塞到了枕頭底下,床頭燈擰滅。

黑暗中有具滾燙的身子貼過來,手臂搭在她的腰上,順著性感的腰脊往下。

溫柔的撫摸好像一股股奇妙的電流彙入在身體裡。

溫淼淼轉過身子臉和傅衍衡的鼻尖相貼,“冇力氣就收斂點,躺著睡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