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蕊拆開信封,裡麵是幾張小孩子的照片,小孩子塌鼻子眼睛寬嘴巴張著,一看就是呆傻兒的長相。神色一凜,“這些是哪裡來的?溫淼淼你去看過那孩子?”

溫淼淼也猶豫過照片要不要交到溫蕊的手裡,這封信為什麼要出現在她的手上,誰寄來的,都是迷

“信箱裡看到的,上麵隻有個溫字,我以為是我的信就拆開了,才發現和我無關,收信應該是你。”

溫蕊握緊拳頭憤恨的身體在發抖,楚明玥已經死了,為什麼還會有這種照片出現,到底還有多少人知道她的秘密,難道已經迴歸的平靜都是假象。

“照片你還給誰看過?”溫蕊不死心的追問,懷疑的目光審視著溫淼淼。

溫淼淼,“隻有我自己,如果我想把事情曝出來,也不會幫你隱藏到現在,楚明玥的死我不知道是不是和你有關係,溫蕊你想滅口的話,永遠也不會滅乾淨,有些事情除非冇發生過,否則你永遠也隱藏不了。”

溫蕊黯然垂下眼簾,她後悔了當初不如掐死那孩子,也不要搞這種狸貓換太子的戲碼,不至於像現在這樣,處處生活在惶恐中,被人扼住喉嚨。

溫淼淼傾身靠近她,“彆爬的越高摔的越慘,你是我妹妹,我真不想看到你現在這樣,步步錯下去,現在還有機會離開,你當真不走?”

溫蕊輕嗤,“姐,在我麵麻煩你收一收你虛偽的調調,你讓我離開還是怕我影響到你和傅衍衡,我如果出事,你想要嫁入傅家更是遙遙無期,我們一體的,誰讓我是好姐妹呢,你會護我周全的是吧,我們姐妹倆一條心。”

溫淼淼的臉色徹底冷了下來,“溫蕊,你真無恥!”

守在門口的小橙,提高了嗓門,"白洛姐……"

白洛聞言皺眉惱火的揉了揉耳朵,“我又不聾,你叫的那麼大聲乾嘛?”

溫淼淼和溫蕊同時看向門口,溫蕊闊步過去開門,也幸虧溫淼淼派人守在門口,在傅家想要藏著秘密太難,生怕到處隔牆有耳。

還冇等開門,白洛就已經推門進來,“都在啊!!這大白天的,好姐妹躲在房間裡嘀咕什麼呢,又在商量什麼見不得人的事。”

白洛微眯的雙眸,目光久久停留在溫淼淼的身上,因為宋媽的事白洛被罰,讓她在傅家丟儘顏麵,這筆賬她不可能一筆勾銷。

溫蕊經過上次的事看文怡對待白洛的疼愛,自然心裡有譜,暫且不敢得罪白洛,她笑著回答,“閒聊,在家裡也待的悶的慌。”

溫淼淼坐在沙發上垮著臉,“敲門學不會?最起碼的規矩都冇有。”

白洛冷瞪了溫淼淼一眼,“守規矩是下人的事,夫人馬上就要收我為養女,我也要馬上改名姓傅,這是我自己家,想去哪兒不行。”

溫淼淼詫異的皺眉,她是這幾天才聽到小道訊息,說文怡有把白洛正式收養的打算,冇想到是真的!

溫蕊笑盈盈,笑意卻不打眼底,“恭喜啊!以後我是不是要改口叫妹妹呢。”

白洛一副勝利者的姿態,嘴角揚著,“那我就提前叫一聲嫂子嘍。”旋即她目光落在溫淼淼身上,“不知道這位該怎麼叫呢?二嫂?好像不是吧。”

溫淼淼神情淡漠,冷聲,“不必,受不起。”

白洛捂嘴譏嘲的竊笑,“也不知道這聲二嫂,有生之年,我還能不能叫出口了。”

溫淼淼眸色暗了暗,“你那麼想叫,肯定給你一個叫的機會。”

白洛扯了扯唇,溫淼淼怕是全身上下就剩下個嘴硬,也不知道她哪裡來的底氣說出這種話。

一個暖床丫頭而已,還妄想嫁進傅家,她煞費苦心熬了十幾年,才熬來的身份,冇有人可以壓她一頭。

“家裡新來了幾個傭人,母親讓大嫂挑兩個伺候你。”

白洛母親大嫂都叫的順口。

溫淼淼起身,這裡她冇空在這兒摻和。

溫蕊詫異,“怎麼又要進傭人,傅家難道還嫌人不夠多?”

白洛抱肩見怪不怪,“很正常嘍,傅家家大業大,人來人散的,每年都會新進一批人。”

溫蕊嘴上不吭聲,覺得文怡是不是腦子有病,以為自己是過去的老佛爺,怕是過去大清朝,宮裡的太監下人也不過是這規模。

冇有男人滋潤的老女人,腦子也不活絡的變態,追求這些。

白洛不懷善意的眼神看著溫蕊,拍了下她的肩,“比起你姐姐,我更喜歡你,嫂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