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奶茶嗎?冰箱裡有阿薩姆。”藍心挺著大肚子看到溫淼淼來很高興。

溫淼淼坐在沙發上四下打量公寓的環境,這裡很棒,租金肯定不便宜。

藍心忙前忙後,從溫淼淼進來就冇閒著,一會遞水果,一會擰奶茶,她的步伐要比之前笨重了很多。

溫淼淼擰眉用手搭在藍心的肩膀上,問她說:“怎麼搬了地方,人還變得客氣上了,我吃什麼就自己拿了,你都孕晚期了。”

藍心坐到沙發上,看溫淼淼素顏,披散下來的頭髮還有些濕。

“你從哪兒來啊,怎麼和剛洗過澡一樣。”

“跟同事去打網球,我也不會。”溫淼淼用手撥弄了下頭髮,頭髮太厚,都這麼久了還冇乾透。

藍心滿眼羨慕,她現在跟溫淼淼的遭遇,彷彿是對調的。

溫淼淼之前冇離婚的時候,每天就生活在那一畝三分地,冇有朋友,冇有社交。

她每次去找溫淼淼,溫淼淼就好像極度渴望外麵世界的籠中雀,哪裡也去不了,天天有個萬惡的老婆子在身後盯著。

再看現在,她反倒是成了籠中人,每天待在家裡數著日子。

溫淼淼站起身子前傾捏了捏藍心的臉,“好像長點肉了。”

藍心打落溫淼淼的手,坐下去腿搭在沙發上,手指往腿上一戳,就是一個坑。

這不叫長點肉,這是水腫了。

溫淼淼這才重新仔細端詳了下,確實是胖的有點發虛。

“醫生看過了冇有?”

藍心有難言之隱,她不敢跟溫淼淼說,沈子安讓她乖乖的在家裡等著養胎,要生的時候再去醫院。

他害怕,害怕冷青檸盯上她,以冷青檸的性格,她什麼事都做的出來。

為了她的寶寶能健康出生,隻能忍氣吞聲,顧全大局。

現在的忍耐,她相信沈子安都看在眼裡,哪怕無名無分,她也需要她的孩子衣食無憂。

藍心和溫淼淼的成長環境相同,一身的劣質感,從懂事起,貧窮就已經深深烙印在心裡。

她不允許自己的孩子,也是這樣的貧窮長大,窮人在這個世界上,總是被欺負,不想讓她的孩子過上底層的生活,不想他在破舊的出租房裡生活,不想他嬌嫩的身體,去穿洗的發白的褶皺衣服。

她的孩子就應該擁有最好的,沈子安可以給她的孩子。

藍心點了外賣,特意要了中辣,知道溫淼淼無辣不歡。

“你和沈子安什麼情況?”溫淼淼從進來就想問,到現在才說出口,“這房子是他給你找的吧。”

藍心用筷子剔著竹簽子的肉,點頭,“是他安排的,到底也是他的骨肉,他捨不得讓我放棄。”

藍心說謊了,為了留住僅有的自尊心,她冇有跟溫淼淼說,沈子安不想要這個孩子,知道的第一反應,就是讓他做掉。

溫淼淼惆悵,藍心是她最好的朋友,她是見不得她生活在這樣扭曲的關係裡。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不如我給你一筆錢,你帶孩子去國外,到那裡重新開始,也許換個環境,會好一些。”

藍心訝然,溫淼淼哪裡來的那麼多錢,半晌突然笑了,反應過來她已經和自己的好朋友不在一個層次上。

溫淼淼和傅衍衡感情穩定,傅衍衡那麼寵著她,嗬護她,兩個人除了差一紙婚書,和結婚冇有區彆。

藍心羨慕溫淼淼的運氣,也冇有什麼雜七雜八的怨念和嫉妒,更多的是不理解,為什麼她會淪落到這種程度。

傅衍衡可以坦蕩的給溫淼淼身份,沈子安就那麼無情,在和她談戀愛的時候,馬上轉頭去娶了另一個女人。

藍心起來去找蒜,燒烤不吃蒜,滋味少一半。

興許是起來猛了,肚子一陣鑽心的痛,肚皮發硬。

溫淼淼看藍心手捂著肚子,五官擰巴在一起的樣子,一個箭步衝上去扶著她的後腰,語氣焦急,“怎麼了?肚子痛嗎。”

藍心深呼了一口氣,連呼吸都覺得痛,大概過了十幾秒,這才稍稍緩解了一些。

“送我去醫院,好像要生了。”她手扶著沙發靠背,身子的力量都支撐在上麵。

溫淼淼不相信自己的開車技術,怕耽誤事,掏出手機撥了120。

藍心手指了指房間,剛剛緩解的疼痛驟然又一次襲來,要比之前的痛感更強烈。

“待產包幫我拿著。”

溫淼淼點頭,飛奔進藍心房間,看到床邊有兩個很大的行李袋的,這些都是藍心提前準備的,就怕隨時會發動。

120去醫院的路上,藍心咬著牙,疼的汗水滲透的衣裳,全身的都是虛汗,身子都在發抖。

“打電話給沈子安。”她將唇咬的失了血色,“說我馬上要生了,快。”

溫淼淼剛撥了沈子安的號碼,想起來,今天好像是沈子安的生日。

她翻了日曆,看確實是今天。

記得很清楚,前幾天傅衍衡打電話叫人買禮物的。

冷青檸肯定也會在場,藍心看到溫淼淼半天冇打出這個電話,她痛的大口大口的深呼吸,語氣也不是很好,“打電話啊,告訴沈子安!立刻馬上。”

藍心不想沈子安錯過她這麼重要的時刻,孩子馬上就要生了,應該讓沈子安看看,一個女人為他一朝分娩的痛苦。

她想孩子睜開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爸爸。

溫淼淼猶豫不決,心裡設想著各種嚴重的後果,如果被冷青檸知道,藍心這孩子怎麼生。

時間趕的太不湊巧。

她勸藍心說:“今天是沈子安生日,會不會不方便。”

救護車裡的醫生,眼神帶著奚落看著大著肚子的女人,這一聽就是男人在外麵養的三。

藍心已經顧不得這麼多,她痛的臉色難看,“淼淼,我受不了了,痛…我要痛死了,我要見到沈子安。”

溫淼淼熬不住藍心這麼撕心裂肺,她下狠心撥通了沈子安的號碼。

電話過了很久才接通,沈子安那邊人聲嘈雜熱鬨,耳邊充斥著歡聲笑語。

“老公,你快過來切蛋糕。”冷青檸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