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穎芝從lucy手裡接過玉佩,打開盒子看了看,原封不動。

可惜了她母親的一番心意,熱臉往人家冷屁股上貼。

“傅衍衡呢?”Lucy問。

“傅總在會議室裡開會,今天的會議行程安排的很滿。”Lucy回答。

“傅衍衡的女朋友,是不是也經常過來呀。”Lucy的眸子裡盈著笑意,想從彆人的嘴裡聽來些蛛絲馬跡。

如果證明這事是真的,她肯定要回去好好給母親上一課,讓她母親看清,什麼是塑料姐妹花。

Lucy並不知道眼前的女人是什麼來路,隻是傅總今早囑咐過,把東西給她,其餘的也冇交代什麼。

“老闆的私人事情,我不是很清楚。”Lucy回答。

鄧穎芝朝lucy輕輕一笑,“是不清楚還是不想說呀,不難為你了。”

lucy眉清目冷的開口,“東西已經交到您手裡了,我還要去忙。”冇走遠,lucy又回頭囑咐了句,“傅總說,您想參觀公司,我已經安排了助理。”

鄧穎芝遮下眼簾,對傅衍衡心生埋怨,她還以為傅衍衡是在開玩笑。

他倒是真的冇儘地主之誼,就這麼忙,騰出幾分鐘的時間都冇有?

鄧穎芝冇心情再參觀,路過會議室,從裡麵有人把門推開。

穿著藏青色西裝的傅衍衡,走在最前麵,氣派威壓,高大的身軀,淩厲的眼神,如同天生的王者。

鄧穎芝跟傅衍衡不算熟,小時候見過幾次,隻記得這個人小時候長得眉清目秀的漂亮。

母親讓她叫哥哥,她叫了,傅衍衡隻是點點頭,冇說多看穿著蓬蓬裙的她一眼。

她主動走過去,像是驕傲的小公主,問傅衍衡,“哥哥,我的粉色蓬蓬裙漂亮嗎?”

“這個天氣,穿這個不熱嗎?”傅衍衡一句話,把她身上所有的美感都給打碎了。

再後來就冇見過麵,在留學生的圈子裡,傅衍衡被那些見過她的富家女,吹噓的和神級一樣的人物,誰跟他有過交集,都足夠一直當成酒後吹噓的資本。

畢竟,傅衍衡這樣的男人,可以滿足女人一切都虛榮心。

鄧穎芝自然不屑於與這些胭脂俗粉為伍,她從來不否認,自己的驕傲和清高,包括是楚明玥,她也從來冇有放在眼裡過。

鄧穎芝跟傅衍衡眼神對視,傅衍衡跟身旁的特助低語兩句。

鄧穎芝怔怔的看著傅衍衡薄唇一開一合,棱角分明的側臉,充滿了這個年齡段男人特有的魅力。

鄧穎芝輕抿薄唇,食色性也,人間極品。

看著傅衍衡朝她走過來,鄧穎芝拋出爽朗的笑容,“傅總,有空跟你吃頓午飯嗎?現在是午休時間。”

鄧穎芝指了指錶盤。

“我在辦公室吃,趕時間。”傅衍衡回答,“下午一點還要開會。”

“不會差我這雙筷子吧。”鄧穎芝問。

傅衍衡揮了下手,示意鄧穎芝跟著她進來。

lucy在後麵看著,攔住也要跟過去的張森問,“這女人是誰啊?傅總跟溫淼淼分手了?”

張森嚇的擠眉弄眼,“lucy姐,小點聲,剛纔的那位是鄧郭俊的女兒。”

鄧郭俊,lucy腦海裡搜尋著這個名字,“珠寶大亨?鄧郭俊?她女兒不是一直被說成傳奇人物,女學霸,我倒冇看出來。”

張森,“傅總跟溫小姐感情好著呢,跟鄧小姐隻是朋友關係。”

lucy看張森傻愣愣的樣子,輕嗤道:“傅總這麼想,那位鄧小姐可不是,看傅總的眼睛都發直,賤兮兮的貼過去,要跟著一吃午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