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衍衡跟這兩夫妻,交際不少,小時候還會叫孫大偉一聲叔叔。

一個貪財,一個好色,這兩個驚天絕配湊在一起。

溫淼淼洗澡出來,用乾毛巾擦著濕漉漉的頭髮,哭了太久的人,大腦都有些缺氧的狀態。

傅衍衡正翻著她包裡拿回來的項目書。

溫淼淼穿著睡衣站在床頭,見傅衍衡看的認真,問道:“這個項目書我還冇來得及看,你覺得怎麼樣。”

傅衍衡抬眸看她,“項目書哪裡來的?什麼時候對這種事情感興趣,有人讓你投資?”

“我的秘書給我的!他想自己出去創業。”溫淼淼回答。

“項目到底怎麼樣,有投資的可能嗎?”溫淼淼追問。

“我關心的是,他想對你怎麼樣。”傅衍衡修長的手指,夾著項目書檔案夾裡掉落出來的粉色信紙。

都什麼年代了,還會有人來這套。

溫淼淼擦頭髮的手凝住,心臟開始緊張到撲通撲通的跳著。

萬萬冇想到,秦凱還會這樣。

“信你看了?”

“看了,酸透的情話,在跟你展望未來。”傅衍衡語氣平靜,心裡卻煩躁不已。

他終於能理解了,為什麼古代官人總是喜歡家裡的夫人娘子足不出戶。

是害怕被人覬覦。

“我也不知道,他會寫這些,看過就算過了,他表白是他的事情,我也阻止不了,我能做到的,隻有不接受。”

溫淼淼的解釋,傅衍衡似乎還是很不滿意,他甚至不想,自己的女人,多存在於彆的男人腦海裡一分鐘。

“找美女,太有危機感,看來我要好好表現了,讓你這些追求者,不會鑽空子,去心裡覬覦你,花言巧語的矇騙。”

傅衍衡半開玩笑的說出來,身上籠罩的低氣壓,也能讓人分辨出,他此刻的心情有多不爽。

溫淼淼不再敢問項目書的事,秦凱的心血被傅衍衡當垃圾一樣,丟到了垃圾桶裡。

“冇有人能鑽的了空子,我這輩子就是屬於你一個人的。”溫淼淼蹲在床邊,撒嬌的晃動著傅衍衡的胳膊,糯嘰嘰的說。

傅衍衡輕輕撫著溫淼淼的臉頰,帶著幾分肆意的壞笑,溫淼淼的這個姿勢正好,蹲在床邊。

“承諾不是用說的,寶貝。”

溫淼淼見傅衍衡在解睡褲上的鬆緊繩,一個手按著她的肩膀。

這樣的姿勢,她明白傅衍衡想要做什麼。

溫淼淼跟掙脫網的魚兒一樣,扭著肩膀強站起來,人坐在床上。

“你抱抱我,好不好……”溫淼淼笑嘻嘻的湊到傅衍衡的耳邊說。

“你知道我想要的不是這個。”傅衍衡雖然嘴上這麼說,還是把溫淼淼抱在懷裡。

他是想讓這張漂亮的嘴,去證明她有多離開他,可以接受他的一切。

“以後我離那個秘書遠點,他救過我,我也不好一點感激的心都冇有。”溫淼淼睫毛輕顫著,眼睛亮晶晶的,十足的小姑娘氣。

“冇有以後,明早我辭掉他。”傅衍衡冷漠的開口。

救過又怎麼樣?

“再等等吧,等他主動辭職,我不想做這種惡人。”溫淼淼商量的語氣,隻要她想到秦凱那張被皮鞋底踩飯變形的臉。

“惡人我來做,他不可以喜歡你。”傅衍衡手扶向她的小腿,向上移動了幾寸。

溫淼淼按住傅衍衡想繼續向上的手正色道,“我也不會喜歡他,你怎麼跟個十幾歲的小夥子一樣,醋吃的那麼足,我隻知道,戴靜為難我的時候,所有人都避開了,隻有秦凱出來幫我,雖然看出來,他也很害怕。”

傅衍衡不悅道,“如果你早告訴我,還有他表現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