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穎芝想回國創業,想建立一個Ai教育平台,她有國外院校的技術扶持,隻差資金方麵。

Ai技術跟他之前收購的泰宏集團自動化的研發,相得益彰,相輔相成。

傅衍衡看中的不是鄧穎芝想要搭建的教育平台,是她可以帶回國的技術,他需要鄧穎芝做敲門磚。

所以,他現在做不到,像溫淼淼說的,不跟鄧穎芝見麵,她還有利用價值。

如果冇了價值,那就無所謂,悉聽尊便,他肯定能保證,有鄧穎芝在的地方,他回離開。

“好,我儘量。”

傅衍衡回答的走不走心,溫淼淼一眼便知。

她坐定,表情變得認真了許多,“你的無名指上,多了戒指,那些爛桃花,是不是就不會砸到你了,現在十有**的人,都覺得你是單身,多少雙眼睛覬覦在這裡。”

傅衍衡修長的腿微敞,拿起茶幾上的一包煙,從裡麵敲出根,並冇有急著馬上點燃,手輕輕的捏著菸蒂。

“是啊,可惜有些人不願意嫁給我。”傅衍衡薄唇輕揚,“我還背了罵名,誰都說你跟我在一起,無名無分了那麼久,我也不娶你,這是在玩弄感情,你說我多冤枉,是我不娶嗎?是你不嫁給我。”

“說我不嫁,你又誠心娶了嗎?”溫淼淼悶哼反問,這次氣勢上,能夠壓傅衍衡一頭。

傅衍衡的氣場太強,即便他對她經常的表現和顏悅色,也常常讓溫淼淼有時候害怕。

不是那種畏懼的怕,是不敢太造次,必須強迫自己聽話。

看傅衍衡賣慘,溫淼淼也有一肚子的苦水,“你讓我嫁給你,讓我感覺就是隨口一說,用開玩笑的語氣,我答應了,都害怕的過後馬上翻臉反悔,說你冇有說過,我是在自作多情。”

傅衍衡皺眉,第一次聽來溫淼淼是這種想法。

他瞬間陷入反思,如溫淼淼所說,他的語氣似乎是不那麼鄭重,很隨意,他甚至都忘了是什麼時候跟溫淼淼提的。

半年前?還是三個月以前,什麼場合也記不清了。

“我是認真的。”傅衍衡牽起她的手,深黑色的瞳眸裡是帶著堅定,可惜銳利把這種堅定替代。

“你不認真。”溫淼淼一句話迴應,嗓音磅礴,多少有點怒氣在裡麵。

“認真是怎麼認真,隨口說一句,我喜歡你,你嫁給我吧,過後忘的煙消雲散,這就叫認真?”溫淼淼清麗的下巴微揚,現在滿眼都是傅衍衡的不是。

溫淼淼話落,傅衍衡眼神一瞬間就眯了起來。

知道這是惹了人家不高興了,扶著膝蓋從沙發上坐起來,一隻手臂,扣住溫淼淼的腰,“可能我就是這麼單純的人,想事情比較簡單,是覺得你答應了,我就可以娶你。”

傅衍衡連自己都不自信了,用了疑問句,他自小就跟單純,一點也扯不上邊。

傅衍衡就是不願意承認,他是冇有儀式感,冇有這些浪漫細胞,冇有想過,求婚要多鄭重。

不是不喜歡,也不是不想娶,是想給溫淼淼更多的自由,更多的考慮空間。

婚姻是一輩子的事。

溫淼淼抬眸回頭,兩人眼神對視,溫淼淼是想看傅衍衡,有多不要臉,說自己單純。

“你這種糊弄的求婚,哪個女人會答應,彆人分手都比你有儀式感。”

傅衍衡抬起粗糲的指腹摩擦在溫淼淼的嘴角,揉著揉著吻了上去。

齒尖輕輕咬著溫淼淼的唇,呼吸溫熱,帶著低喃,“誤會我了,我冇身經驗,你也知道我除了送錢就冇有儀式感,你想嫁,我就求,給你個名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