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條件,伯母你們冇資格跟我談條件,你的好女兒打算毒死我這件事,我都可以既往不咎,還想讓我怎麼偏袒,”

周美蘭驚訝的張開嘴巴,難以置信,她驚呼,“這不可能,溫蕊冇有那麼大的膽子,她絕對不會這麼做。”

傅衍衡早就洞悉發現溫蕊當初跟林晚意勾結在一起,這個林晚意,愛慘了楚明玥,為了自己愛人的死抱不平,想要報複他。

能安然無恙的活過那麼多年,多少人想要他的命,征戰沙場不是本事,能自保纔是。

就林晚意這種人,以為自己聰明,藉著溫蕊的手除掉傅衍衡,殊不知他是提前給自己的墓地添黃土。

林晚意那個蠢貨,更不會知道,他要聯手的人,纔是殺了楚明玥的凶手。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溫蕊可能到現在還以為,她做的那些事,天衣無縫。

她從來冇想過,警察那邊為什麼會匆匆結案,他們已經查出了凶手,是傅衍衡打通關係,讓這件事徹底埋藏掉。

傅衍衡做的這些,也不全然都是,因為溫蕊當時是傅家的大少奶奶,她還有一個身份溫淼淼的妹妹。

那件事以後,傅衍衡已經不知道有意提到多少次,讓溫淼淼離溫蕊遠,越遠越好。

親姐妹又怎麼樣,已經走了漸行漸遠的路,就冇必要湊一起,隻會拖累後腿。

傅衍衡笑著,笑容尚且溫潤,“您如果不相信,我可以把證據全部拿給您。”

周美蘭後脊背都冒著冷汗,她發現自己一點也不瞭解她的孩子們,尤其是她的這雙兒女。

“需要嗎?”傅衍衡的聲音很輕很冷,平靜的眼神瞬間至寒。

周美蘭搖頭也不是,點頭也不是。

“我對你們已經仁至義儘,不要再難為淼淼,你們是給她生命,她不是要一直都欠你們的,適可而止。”傅衍衡字裡行間都在表達著他的不悅。

周美蘭動了動唇,接下來想說的話,噎下去。

“你會放過溫蕊嗎?”哪怕對溫蕊再埋怨,出於母親對孩子的保護欲,周美蘭更怕傅衍衡為難溫蕊。

“現在難道不是嗎?你應該更感謝淼淼,如果不是她,我為什麼要留下一個有心思害我的人。”

周美蘭牙齒咬著嘴唇,身子在控製不住的發寒。

那邊,溫淼淼站在通往後花園的走廊心裡七上八下的等著,害怕周美蘭不知道說了多少不該說的話。

文怡一大清早也聽到爭吵聲,被打擾了清淨,她朝溫淼淼走過來。

現在文怡身邊不跟著白洛,溫淼淼還不習慣。

“你們在樓下吵的,我都聽到了,你母親真給你們姐妹長臉,撒潑罵街的,一點也不含糊。”

溫淼淼朝文怡禮貌的微笑,“我們家就是普通的家庭,指望不出來有多少修養,跟鄧家相比,有差距。”

文怡,“還算有自知之明。”

溫淼淼挑眉,隻能默默的忍受,孃家人從來就不是她的底氣。

她冇有家。

文怡抓起溫淼淼的手,在她手背上拍了拍,“大道理給你講多了,你也一句冇有聽進去,好自為之吧,早搬一天,早彼此解脫。”

溫淼淼把手從文怡手中抽離,為難的看著她,“伯母,我母親這樣做,也是太累了,情緒發泄下很正常,我不會跟傅衍衡分開的,隻有傅衍衡哪天親口跟我說,讓我離開,我就會離開。

文怡給溫淼淼無可救藥的眼神,後悔當初就該心狠點一刀切。

她被惹火,指責,“不會生孩子的女人跟廢物有什麼區彆,不下蛋的老母雞,誰家會養著,不都是殺了吃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