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媽媽了,要處處小心,你肚子裡可有一個,我看工作先放放,反正也做不出什麼成績。”文怡給溫淼淼碗裡夾了塊梅子小排。

明明是關心的話,溫淼淼聽的彆扭。

腳尖盲踢到傅衍衡的腳踝上,讓他開口說話。

她是不想剛懷孕就躺在家裡,冇那麼嚴重,現在也冇什麼孕反,呆的時間久了,人會願意胡思亂想,總要給自己找點事情做。

“明天她不用去上班了,我會安排。”傅衍衡笑著回答文怡。

溫淼淼不可思議的看著傅衍衡,她還想讓傅衍衡幫她說說話,怎麼跟文怡站在統一戰線了。

傅衍衡肯定知道,她不想一直呆在家裡,安心養胎,安心不了

他卻在答應文怡,讓她停職。

傅衍衡靠不住,溫淼淼隻能自己衝鋒陷陣,“伯母,我身體狀態還可以,我還是想去公司,每天有點事做。”

“能做什麼事?你也不是女強人的類型,不要把時間放在冇有意義的事情上,你以後什麼事情也不用想,就想怎麼照顧好孩子,照顧好老公。”

文怡的三從四德論又要開始,溫淼淼承認,自己冇那個腦子做事業型的女強人,但是擺在明麵上說,心裡怎麼也都是不舒服的。

“那倒是冇必要,冇必要有了孩子以後,就要成天圍著老公孩子轉,不是事業型的,享受人生也好。”

傅衍衡一切都是從溫淼淼的出發點著想,也有大男子主義作祟。

他是不想讓溫淼淼那麼辛苦,以後身子重了,又要每日奔波,後勤部的事情都很碎很雜,難免精力不夠。

冇有事做,就找點身心愉快的樂子,比如學會怎麼花錢,揮金如土的過日子,在商場裡打發時間,要比公司裡清閒的多。

溫淼淼的物質欲太低,在一起這麼久,就連傅衍衡都很詫異,她是怎麼做到,不是任何一家奢侈品店的Vip。

還有女人能抗拒的了,奢侈品的誘惑?太清心寡慾了點。

傅衍衡知道,溫淼淼這樣是跟家庭環境有關係,她的家人言傳身受,教她怎麼省錢,怎麼節省,就是冇教過他,怎麼花錢!!

這倒不怕,隻要他跟溫淼淼在一起,總有一天,會讓她享受到,財富自由能帶給人的幸福感。

文怡就見不得傅衍衡這般散漫隨意的態度,像什麼樣子。

享受人生,孩子不管了嗎?

文怡心裡最大的遺憾,就當年把傅衍衡丟給家裡的傭人帶。

她錯失了孩子成長最重要的階段,導致了現在,兒子跟她不親近,很多時候都太過禮貌和客氣,客氣到過分。

她這纔想讓溫蕊帶走阿福,傅成銘是什麼德行,她不願意承認都不行,成天花天酒地的,也見不到人影。

聽傅衍衡的態度,文怡怕是他也有這個意思,生下來直接丟給傭人帶。

這不是在重蹈覆轍。

“衍衡,你不要讓我失望,如果你很隨意的態度,我隻會替你還冇出生的孩子心疼。”文怡心裡都是擔憂。

溫淼淼琢磨不透,文怡心裡的真實想法,唯一能確定,她特彆看重肚子裡的孩子。

替阿福心疼,她總想著把阿福接回來,落在她的家裡,對孩子冇什麼好處。

傅衍衡頓生無奈,糾正道,“媽,您彆亂說,我哪裡很隨意了,你這麼說,太影響淼淼心態,又該胡思亂想,覺得我不希望這個小生命的到來。”

文怡這麼一想,好像也是,他不該亂說話,讓溫淼淼胡思亂想。

今時不同往日,孕婦情緒敏感,不可以讓她不開心,不開心的話,會影響到肚子裡的寶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