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森這麼晚看書房的燈還亮著,從廚房拿了碟果子。

“二爺,桃花酥,家裡新來的廚師做的,聽說是從蘇州那邊來的廚子,做點心果子一絕。”

傅衍衡拿起桃花酥咬了口,皮酥清甜,有股淡淡的桃花香味,餡料甜而不膩。

“明早讓人給溫小姐做一份,她就喜歡吃這些小點心。”

張森笑道,“二爺,以後我應該管溫小姐叫二少奶奶了,溫小姐叫著就生份了。”

傅衍衡這才意識到,是不該再叫溫小姐。

“二爺這裡有什麼幫忙的冇有,我來。”張森主動請纓,這麼晚了,也捨不得二爺一個人點燈熬油。

主要張森也失眠了,一杯一點點,半夜兩三點。

下午喝了杯奶茶,人到現在還精神抖擻的,眼睛亮的和探照燈一樣。

“我問你,如果女人突然生氣,怎麼哄的好,除了冷戰。”

傅衍衡對處理感情的事情上,冇有那麼多天賦。

也是他以往被女人給寵壞了,誰需要她去低頭認錯,為了想招惹他多看一眼,無所不用其極。

哪裡需要哄女人。

溫淼淼恃寵而驕,三天兩頭的跟他耍小性子,脾氣來的也快去的也快,冷兩天就能好。

這次,傅衍衡是覺得不對勁,他能看的出溫淼淼眼神裡帶的失望和心寒。

張森壯著膽子替溫淼淼鳴不平,“二爺,您要收斂點性子,彆總是凶巴巴的對待二少奶奶,她脾氣已經夠好了,您還欺負她。”

傅衍衡冷了張森一眼,“你跟我老婆還挺熟,替她來衝撞我,我哪裡有欺負過她。”

張森趕緊改口風說,“二爺我這了不是衝撞您,借我個膽子也不敢呐。”

傅衍衡意味深長的黑眸看著張森,他可能是瘋了,病急亂投醫,問這小子乾嘛。

張森常年都在他身邊晃悠,傅衍衡就冇見過張森談戀愛,這種零經驗的白紙,懂不了太多。

張少奶奶森幫著傅衍衡整理檔案,書房裡安靜的,隻能聽到紙上翻動的聲音。

張森打了哈切,奶茶的效果褪去,困的哈切連天,眼淚都在眼眶打轉,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

“弄不動就彆弄了,回去睡覺。”傅衍衡看不下去,打哈欠會傳染,張森弄得滿屋子的睏意。

張森推門要走,在走廊看到倚著欄杆邊眼往書房裡盯著的溫淼淼。

溫淼淼雙眉不自覺的緊皺,讓張森彆出聲。

張森偏偏提高幾個分貝,“少奶奶,二爺在書房。”

溫淼淼一怔,突然被叫二少奶奶,一時間也冇反應過味來。

傅衍衡聽到張森的聲音,從書房出來,看到溫淼淼抬手讓她過來。

溫淼淼,“我手機充電器找不到了,應該放在書房裡。”

傅衍衡牽起溫淼淼的手,“好,我去找,你跟我進來。”

溫淼淼剛隨傅衍衡進去,手臂撐著門板把溫淼淼抵靠近懷裡,溫熱的呼吸落在頭頂。

溫淼淼彆開頭,嗓音清冷道,“我不是想給你台階下,手機冇電了,小橙也睡著了,找不到備用的充電器。”

傅衍衡表情裡帶著隱隱的笑意,看著溫淼淼這副彆扭的樣子,“孕婦少玩點手機,現在不是有賣那種防輻射服,等我幫你買一件。”

傅衍衡半蹲著親了親溫淼淼的肚子,“我惹你媽咪生氣了,你在裡麵肯定也不開心,快幫我勸勸她,不要不開心。”

溫淼淼手捂著肚子,不讓傅衍衡親,“我去睡覺了,領證的事情你考慮清楚,你是用什麼心態對待我的,如果覺得我始終見不得光的話,我不勉強,結婚我不想這麼隨便,你就當我矯情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