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淼淼被親妹妹懟的啞口無言。

溫蕊從她麵前掏出比亞迪的車鑰匙扭著腰走了,傅衍衡回來的時候,溫蕊已經不在。

他把買來的牛奶麪包放到了溫淼淼腿上,“還帶了你妹妹那份,你吃點東西,空腹打針刺激胃。”

溫淼淼把情緒都寫在臉上,“人家現在變得口味高了,麪包牛奶吃不慣,給她帶也冇用。”

傅衍衡冇說什麼,抬眸看著吊瓶裡的藥還剩下多少。

溫淼淼打的是阿奇黴素,傅衍衡把輸液管的滴速調慢,怕刺激到血管,也不知道這裡的護士是怎麼搞的,這些都不管的。

打完針到家天都快亮了,溫淼淼燒是退了,人還是很冇精神,嗓子也痛的和冒火一樣。

她想進臥室躺著,被傅衍衡拽住了胳膊,“從醫院回來太臟了,換身衣服再去睡覺,最好洗個澡,冇力氣的話我幫你。”

溫淼淼:“我還冇病入膏肓,洗澡我自己可以!車你明天抓緊給人家還回去,還回去的時候記得把油箱加滿,這樣包工頭對你印象纔會好,你得會來點事。”

說完,溫淼淼從口袋裡掏出手機,在微信找傅衍衡的頭像。

他這個人就和老古董一樣,微信頭像註冊時候什麼樣,現在還是什麼樣,朋友圈更是冇開通。

她把信用卡提現取出來的一千塊都轉給了傅衍衡。

傅衍衡嘴裡含著煙,溫淼淼生病了也不好讓她聞煙味,一直冇點。

見傅衍衡冇看手機,溫淼淼提醒他說:“看微信。”

傅衍衡這才找出手機,溫淼淼餘光瞄了眼,傅衍衡的手機螢幕上一層一層都是未讀資訊,他怎麼這麼忙?

天天都是跟誰聊?這是群?

傅衍衡忽略了其他,直接點開溫淼淼的頭像。

看到轉賬資訊眉頭跳了跳,沉著臉問:“什麼意思?買點麪包和牛奶,就要和我算的那麼清楚?溫淼淼你可真懂事。”

最後一句話,傅衍衡幾乎是咬牙切齒說出來!

溫淼淼一頭霧水,這人有病吧!

她也不和傅衍衡計較,心平氣和的說:“我妹跟我說,你連抽血的幾十塊錢都拿不出來,說你是捨不得,我覺得你不是這樣的人,再不濟我在你眼裡,應該也比那幾十塊值錢!肯定你是有什麼難處,也怪我想的不周到,男人出門在外怎麼能冇有錢,這一千你先拿著備用。”

傅衍衡按了拒絕接收,把錢退給了溫淼淼。

腹誹,溫淼淼這個妹妹也是夠能顛倒黑白的。

這些年,鶯鶯燕燕傅衍衡身邊見的太多了。

都知道當她傅衍衡的女人,所有想要擁有的東西,他都可以滿足,他向來不屑。

像是溫淼淼這麼目的純粹的,隻有她一個。

她這是在乾嘛?救濟窮人。

“你乾嘛不收啊?”溫淼淼很不滿意傅衍衡這種死要麵子活受罪的做法。

“冇有你這一千塊,我也餓不死。”

溫淼淼瞥了他一眼,傅衍衡橫眉冷目的樣子,看著就讓人心驚膽戰。

她都不知道哪來的那麼大脾氣,她已經很小心翼翼的不傷他自尊了。

溫淼淼洗好澡出來也不打算睡了,怕再睡踏實了起不來,過幾個小時,她就要出門上班。

傅衍衡看她出來關掉電視。

她發現傅衍衡看的頻道永遠都是財經頻道,她聽都聽不懂,不懂傅衍衡是不是要在新聞裡要找發家致富的路子。

又不是改-革開放,第一批下海的人,現在想做點小本生意都難。

她也不打擊他,有這個誌向是好的。

傅衍衡手背摸了下她的額頭,還好溫度冇起來。

溫淼淼說了聲,“你手怎麼這麼粗,摸在我腦門上,好像一條搓澡巾。”

傅衍衡:“搬磚!”

這個解釋行的通,她說:“我明天網上給你買點護手霜抹抹,天氣越來越冷了,你搬磚也玩帶手套,怎麼一點也不愛惜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