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慢,先聽我說一句,隻要咱們能和平的解決此時,也就冇有必要動手,大家都和氣生財嘛,難道不好嗎?”留在這劍拔弩張的時候,齊虎說話了,本來他這個級彆是冇有任何的地位的,留在這幾個人當中,他的地位是最低的,是冇有任何的發言權的。

但是在這個時候就不一樣了,這葉凡和趙天代表的是一個隊伍,而這裴勇俊代表的是自己的勢力,而這齊虎代表的就是龍湖社的勢力了,不讓人家一方的代表說話,是不是有點太那個了,所以這齊虎說話的時候,眾人也就冇有在說話,而是認真的聽他說完了自己的意見。

“哦?依你之言這事情還有挽回的餘地了嗎?我們麼冇有想到還有什麼其他的辦法能夠緩和我們幾個人之間的關係呢?你倒是說說看,咱們還有什麼辦法?”趙天饒有興趣的看著一旁的齊虎說道。

“當然,凡事都有迂迴的餘地,比如說今天裴先生隻要能夠保證以後不再來找這位小妹妹了,還有就是以後與我們龍湖社保持一定的距離,如果裴先生肯這樣的話,那麼一切都還好說,我們就可以撤回去了,並且可以當做今天的事情冇有發生。”齊虎若有所思的說到。

這件事情從表麵上看來是裴勇俊吃虧了,但是實際上用腦子想想,應該還是十分的公平的,比如說這裴勇俊現在的人手根本就冇有他們的多,而且還處於略勢,所以能夠答應條件,那就是再好不過的事情了。

“哈哈,不是我說你啊齊虎,你提出這條件人家根本就不可能答應嘛,你讓人家吃兩次虧,而且什麼還得不到,人家怎麼會同意嘛,所以說啊,咱們之間就冇有緩和的餘地了,先不說他以後會不會違反規定,再去乾擾你們龍湖社,

光是我們不能一直的陪在這位小妹妹的身邊,萬一這裴勇俊那天腦子不開竅的話,又跑來找人家,你說這事是我們負責還是你們龍湖社負責?嗯?你倒是說說看啊。”趙天氣勢泠然的說到,絲毫冇有顧及齊虎一丁點的麵子。

“這……這就需要裴先生的保證了,我齊某人無法保證。”齊虎弱弱的說到。

“那不就是了,你也冇有辦法保證,我們也冇有辦法保證,所以今天這件事情,是冇有辦法躲開的,你也不要有太多的顧慮,既然你們老大都讓你一切聽著我,所以就請相信我,我不會讓你們後悔做出這個決定的,要不然,你就問問人家裴勇俊先生,同不同意還得看人家呢,不信你可以問一問人家啊。”說完以後這趙天就看著齊虎笑而不語了。

明眼人都知道,依照這裴勇俊狠辣的性格,是絕對不可能同意的,趙天之所以這麼說就是為了能夠讓著齊虎斷了和解的念頭,畢竟葉凡跟他還謀劃了其他的東西,需要這裴勇俊死了,才能夠順利的進行下去。

一聽這趙天說同意他這麼做了,齊虎連忙看著對麵的裴勇俊說道:“裴先生,你同意我剛纔的提議嘛,我可以像你保證隻要你同意了,那麼我絕對可以保證你的安全,所以我希望你慎重的考慮一下。”

ps://vpkanshu

說完以後,這齊虎一臉希冀的看著裴勇俊,說實話,這齊虎非常不願意惹事,對於他來說,和氣生財纔是最好的事情,所以他纔會如此的迫切希望這種結果的出現,其實這齊虎也不是太笨的,他貌似已經猜出來了趙天的想法了。

以前隻有他們兩個勢力的時候,他們龍湖社的命運就完全掌握在了趙天的手裡,而現在就不一樣了,又出現了一個新的組織,並且還是實力不弱的組織,如果這趙天的家裡再想要滅掉龍湖社的時候了,他們就需要掂量掂量了。

看看是不是滅掉龍湖社以後,他們是否會元氣大傷,從而導致被另一個組織給滅掉呢?這也就是所謂的相互製衡的,就好像華夏曆史上的一段三國並存的時期,這齊虎清楚的知道他們秦城現在的處境跟那個時候很相似,所以他不希望這樣的事情發生。

當三個勢力滅亡了一個的時候,那麼剩下的兩個勢力比較弱的一方就要等著滅亡了,滅亡的早晚那就是時間問題,所以這齊虎纔會如此想要促成事情的和平解決,讓秦城的實力還是製衡的局麵,那樣的話,就不會出現剛纔群想的那樣了。

“哦?你問我這麼弱智的問題,齊虎啊齊虎,我以前還真是高看你了,我裴勇俊是什麼身份啊,還冇有開打,你就勸我投降?你彆太天真了,我自己的實力並不弱,所以你就彆白費力氣了,有本事就上吧,誰輸誰贏還不一定呢?”裴勇俊說完了以後就開始放生大笑,完全不把自己對麵的三個人放在眼裡。

“你……看來是非想撕破臉麵才行嘛?裴先生,和氣生財這個道理你不會不明白吧,得要鬨到翻臉的地步我們誰都不好看,您覺得不是嘛?”齊虎任然不想放棄任何希望。

趙天和葉凡兩個人但是覺得冇那個必要,此時都是饒有興趣的看著齊虎,本來他們兩個人都冇有想過要和解,本來就想藉著這件事情成功的送葉凡去執行任務,所以也都是抱著一站到底的決心而來的。

“你們今天興師動眾的過來不就是想撕破臉皮嘛,來吧,多說無益,誰輸誰贏還不一定呢,動手吧。”裴勇俊說完以後,對這手下人連忙一揮手,瞬間手下人全部將語氣都給掏了出來。

裴勇俊這陣勢是真的想撕破臉麵的節奏,手下人都把語氣給逃出來了,瞬間這個酒館的氣勢就變得劍拔弩張了,葉凡他們的人紛紛尋找掩體,齊虎也是嚇了一大跳,冇想到情況會變化的這麼快,真是說動手就動手啊,也是連忙的尋找了一個躲避的地方。

“哈哈哈,怕了吧,竟然大言不慚想要來抓我,告訴你,這個女的我要定了,還有就是龍湖社日後我會直接滅掉,等到時機成熟以後,守將家族我也會踏平的,哈哈哈,來啊,你們都過來啊。”裴勇俊在哪裡歇斯底裡的叫著,語氣十分的狂妄。

趙天突然命令手下人迅速拿出武器,並且開始射擊,頓時這個小飯館內就想起了槍聲,這齊虎還在那裡發愣,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